Wes Anderson向黑澤明致敬 《犬之島》定格動畫耗心力製500隻狗


布達佩斯大酒店》鬼才導演韋斯安德遜(Wes Anderson)的第九部長片《犬之島》(Isle of Dogs),在正式上映前早成為大眾焦點。全因電影別開生面,以一眾毛孩做主角,更選擇用定格動畫的方式呈現,極耗心機、成本和時間。但,請別把它歸類為一般的公式動物電影,事關在這羣狗狗背後,是一個雞蛋對高牆,絕地反擊的故事。

《犬之島》並非韋斯安德遜的首部定格動畫,早在 2009 年他已製作過《狐狸先生無得頂》,該片成熟而詼諧的語調,有別於過往的兒童化動畫,在各地大受好評。安德遜謂,當時已打算製作另一部動畫,「講一班被拋棄在垃圾崗的狗仔,我對垃圾崗有某種情結。」最終安德遜完成《犬之島》,講述不久將來的日本,因為犬流感肆虐,市長強制把所有狗隻流放到垃圾島,市長的養子、十二歲的小林中不惜違反法令,獨自前往島上尋找愛犬 Spots,途中遇上一羣流浪狗,一起踏上尋犬旅程並揭破市長的陰謀。

《犬之島》講述十二歲男孩小林中,為救愛犬不畏強權,勇闖垃圾島。

電影邀得多位巨星配音,如多次與安德遜合作的殿堂笑匠標梅利為狗仔Boss(左一)配音。

電影發生在一個虛構的日本城市,瀰漫安德遜一貫夢幻怪誕的氣氛,但故事背後的隱喻卻極為寫實,像市長的犬隻流放政策、犬流感的出現、不人道動物實驗,全起源於政治陰謀,小林中、狗狗與關注犬隻權益的學生們要對抗的,是龐大的政治體制與奸險政客。片中對白注滿對社會的嘲諷,市長無情的行為更能與現實接軌,令人愈笑愈心酸。

安德遜多番提到,此片的創作很大部分受到黑澤明的啟發,從畫面、音樂到角色設定,都有對日本電影致敬。其中狗仔的性格設定,令人想起日本武士精神,像小林中的保鑣犬 Spots 被流放後,遇上一羣「老弱殘狗」,毅然擔當起領袖保護牠們,又數次奮身為了小林中勇鬥機械狗,凡事以他人安危為先,體現忠、義二字。而一路護送小林中的流浪犬 Chief 亦好比「浪人」,即使潦倒但誓不低頭,在片中的混亂世道,特別顯得珍貴。

一如以往,安德遜得到多位影帝影后級巨星出力支持,像《絕命毒師》拜仁鈞士頓(Bryan Cranston)、標梅利(Bill Murray)、施嘉莉祖安遜(Scarlett Johansson)和泰達史雲頓(Tilda Swinton)等人齊為片中狗仔配音。聲演 Chief 的拜仁鈞士頓笑言,當初收到邀約已馬上答應,「導演太有才華了,大家都想跟他合作,即使他叫我洗碗,我也願意。」他更笑指因定格動畫的關係,才有機會與施嘉莉做「情侶檔」,「現實中沒人會把我們配成一對吧。」可惜配音時二人無緣見面,但他與片中「狗同伴」像標梅利與愛德華諾頓(Edward Norton)卻有數天的排練時間,「整個氣氛很有趣,我們會閒聊,導演就一邊聽我們說話,一邊合上眼想像畫面。」

安德遜是完美主義者,對色彩與構圖異常執着,這點在《犬之島》表露無遺。全片由籌備到拍攝用了近兩年時間,期間有六百七十個製作人員參與,分別負責製作木偶、毛髮、塗裝等工作。為了捕捉最真實的動態,劇組特意帶幾隻狗仔到工作室活動,最後製作出五百個人偶及五百隻狗仔,每個角色又分了五種不同大小。角色講一個單字,已要轉換幾個表情與嘴形,極耗心力。其中做壽司與腎臟移植手術兩幕,尤其表達了安德遜超乎想像的美感與執着,絕不能走漏眼!

小林中獨闖垃圾島,激勵女主角Tracy與一眾學生的支持,合力反抗市長的暴政。

全片以定格動畫製作,劇組製作了逾一千個木偶作拍攝。

每個角色分別有五個大小不同的木偶,用作近鏡、遠鏡等鏡頭拍攝。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人寓言動畫

《犬之島》運用狗仔、小男孩、定格動畫等等兒童化的素材,說一個絕不兒童的現實寓言,控訴世界各地的政治操弄,意義深遠。這種成人面向的定格動畫,富現實韻味,亦能表達抽象畫面,有留白空間讓觀眾思考,故日漸受到重視。像以下兩部電影故事饒有深意,皆是用動畫認真說故事的佳作。

《Mary and Max》(2009)

導演 Adam Elliot 真人真事改編的半自傳電影,講澳洲女孩 Mary 與有精神病的美國中佬 Max 因書信相識,兩個寂寞的人互相解困,對生命有所感悟。

《不正常麗莎》(2015)

透過男主角的愛情,講述都市人的寂寞。片中破格用定格動畫呈現性愛鏡頭。除了男主角以外,所有人物以同一副冷漠臉譜示人,凸顯城市人的苦悶愁緒。

■ 撰文:KASS

Wes Anderson犬之島Isle of Dogs動畫定格動畫狐狸先生無得頂日本流浪狗黑澤明日本電影《犬之島》向黑澤明致敬 定格動畫耗心力製500隻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