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大招風》


亂世香港寓言 PS

誰說一部電影必須耗資千萬粒粒巨星才能稱得上好戲?《樹大招風》的例子正好說明,只要有心有火,新人導演也一樣可以交出亮麗成績。本片導演許學文、歐文傑、黃偉傑均為鮮浪潮短片比賽參賽者,被杜琪導演賞識提攜,花上數年時間在杜sir 的銀河映像實習,重現九十年代香港三大傳奇賊王的人生終章。

三位導演各自負責一名賊王生平,黃偉傑鏡頭下的卓子強,綁架城中富豪,態度狂妄囂張,喜怒無常,陳小春的演繹雖略嫌浮誇,但或許也正正突出卓子強目中無人的個性,與林家棟飾演的季正雄剛好相反,季正雄沉冷靜,與江湖兄弟及他的小女兒的情誼刻劃相當細緻,展現他兇悍背後的柔情一面,論人物塑造,最能展現出時不我與的悲情。任賢齊飾演的葉國歡一心計劃收山,當然所謂的「收山」其實由搶劫轉成走私,只是在走私過程中卻遇上不斷苛索的內地貪官,無止境的屈辱欺壓,令他最終重出江湖。內地官員貪污的招數五花八門蔚為奇觀,記得在柏林影展時,放映後更有歐洲觀眾問導演內地高官貪污情況,對內地官場貪贓枉法深表驚嘆。

電影英文片名Trivisa 是佛教詞語,而三名賊王也正代表人心的癡迷、貪婪和不滿。

三位導演在銀河映像實習,《樹大招風》的杜sir味道相當濃烈,陽剛兇悍的大賊,其實只是人心失喪的時代犧牲者。九十年代的香港貪慾橫流,大家對不可知的將來既不安又無奈。片中穿插的九七香港回歸儀式片段,彭定康與家人登船離開香港,殖民地歷史就在彭定康女兒的眼淚揮別作結。時代更替,香港人的前景注定更模糊,如果《十年》是香港社會的預言,《樹大招風》更像是亂世寫照。三名賊王在同一場景出現的鋪排充滿命運的巧合,只是,一切都回不去了。

《樹大招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