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影評】《大佛普拉斯》:荒誕蒼涼的台灣眾生相


台灣很窮。至少,在《大佛普拉斯》的世界中如是。當然,所指的窮,既可理解成物質的困乏,也象徵精神層面的茫然和虛空。在片中處處都在但又恍如處處不在的大佛,本是蒼生仰望投靠的精神力量,但在電影中卻成了藏污納垢的罪案現場。台灣紀錄片導演黃信堯首次執導劇情長片,貫徹他之前作品中對社會低端人口的關懷。憑着本身對基層生活的了解和認識,拍攝劇情片時自然也能加入黑色荒誕風格,讓《大佛普拉斯》成了台灣社會官商勾結,貧者愈貧的寫實寓言。

《大佛普拉斯》中的「普拉斯」是英文 plus 之意,令人聯想究竟莊嚴大佛隱藏了什麼秘密。戴立忍演佛像工廠老闆,與官場關係密切,利益輸送不在話下。戴立忍向來演技老練,這次的脫髮大叔形象令人忍俊不禁,在工廠保安菜埔(莊益增)面前脫掉假髮,展示出的不獨是原來面貌,還有邪惡的內心本相。菜埔和拾荒為生的肚財(陳竹昇)百無聊賴偷看老闆的行駛紀錄儀拍下的影像,對話充滿喜感,就在觀眾正以為在看荒誕喜劇之際,劇情氣氛也隨着老闆的秘密曝光而變得肅殺。肚財的下場,乾淨整齊的流浪漢釋迦(張少懷)的境遇也令人感到悲涼。全台語對白的語境,也非常切合台灣基層生活的真貌。全片以黑白拍攝,深化了一眾小人物的無奈,就如菜埔和肚財所言,有錢人的世界才是彩色的,因此佛像老闆車上鬼混的片段也順應這個邏輯以彩色拍攝,這句對白聽起來好笑,襯托的正是苦無出路的絕境。

電影最令我欣賞的,是導演以宗教來反諷人心失喪。佛像工廠廠長心腸歹毒,與大佛所應象徵的慈悲形成強烈反差。信眾們誦經唸佛,也凸顯了他們的迷信及愚昧。權貴腐敗,社會扭曲,一切並不會因為大家一起祈求複製出來的佛像而變得美好。黃信堯敢於批判台灣社會的無知與無良知,在金馬獎上連奪多項大獎,絕對實至名歸。

 

■ PS評語:一定要看

大佛普拉斯台灣官商勾結影評戴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