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影評】《忘形水》:為致敬而忘形


shape-of-water

為致敬而忘形

向舊電影致敬,似乎已成了荷李活電影近年其中一門致勝板斧。去年奧斯卡大熱的《星聲夢裡人》帶大家回溯占士甸的足迹,今年 Guillermo del Toro 執導的這部《忘形水》,則和觀眾一起重溫荷李活經典電影。當然,《忘形水》的主線,其實是啞女清潔工和南美原始森林神獸之間的愛情故事,算是《美女與野獸》的成人版,電影公司也索性以「成人童話」來定位。Guillermo del Toro 因《魔間迷宮》驚艷全球,此後也繼續貫徹他的奇幻風格,《忘形水》的神獸造型,啞女 Elisa 和鄰居的家具擺設,Elisa 家樓下的戲院等場景都盡見導演心思。視覺效果炫目華麗,無奈故事卻相對平淡,坦白說和預期也有頗大落差。

《忘形水》的故事設定在冷戰年代,美蘇兩國為太空科技互相較勁。Sally Hawkins 飾演的 Elisa 在美國政府的秘密實驗室負責清潔,對被強行活捉進行研究的神秘生物由憐生愛。我相信導演希望打造一個淒美而動人的愛情故事,尤其當Elisa原來是孤兒,而且不能說話,她和神獸相逢何必曾相識,Elisa 和他也同樣是被主流價值唾棄甚至欺凌的弱勢,相濡以沫也十分合理,只是他們的關係鋪排其實不算深刻,難以令觀眾體會他們之間的深情,唯一有趣的,反而是 Elisa 對性的開放自主和探索。

人獸之間的難捨難離本應是電影主線,但電影卻花了太多篇幅向懷舊電影致敬,Elisa 沉醉電視播放的舊片,她的家在戲院樓上,神獸更被戲院銀幕吸引,凡此種種都令人覺得向電影致敬才是《忘形水》的真正使命。Elisa 在與神獸行將離別之際,幻想自己和他唱歌跳舞,雖可解讀為向歌舞片致意,但卻略嫌刻意。集體回憶或許令人亢奮,但當致敬成了主旋律而分散了注意,作為觀眾的我,其實寧願導演花更多篇幅刻劃 Elisa 和神獸之間的故事。

 

■ PS評語:不妨一看

忘形水The Shape of Water奧斯卡影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