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影評】《尋找快樂的盲點》:用僅餘的生命力對抗命運


%e5%b0%8b%e6%89%be%e5%bf%ab%e6%a8%82%e7%9a%84%e7%9b%b2%e9%bb%9e

用僅餘的生命力對抗命運

法院外的正義女神是看不見的,代表一視同仁,不徇私的平等精神;那麼如果有個衰運之神,他/她也應該是不擇對象,厄運降臨誰身上也可以。在《尋找快樂的盲點》,衰運之神選中了 Saliya,男主角年輕上進,忽然一天,視網膜脫落,就剩下 5% 的視力了。

差 5%便全盲,真人真事改編的德國電影,是一部努力拒絕殘障,又學懂接受命運,掙扎於兩個態度,最後拍出了一部勵志的肥皂劇。

Saliya 的奮鬥,活現了時不我予,莊敬自強。從小,他就希望進軍酒店業,但堅持以加倍的努力,在正常人學校完成了學業,他坦白自己的視力問題完全無法獲得任何一份酒店工作。於是,他扮視力正常見工,以僅有視力和其他的感官,幫他成功當上了酒店學徒。

被錄用是第一關,之後的才是主菜。酒店有很多部門和環節,一個「盲人」,如何勝任 Room Service、廚房、樓面、酒吧侍應等等的工作?他過關,靠朋友靠彩數靠努力,一切反地心吸力的不甘心被「盲」宣判人生完結,造就了種種笑話,見證了人性善良,還有某程度的命運在我手。

本片在德國票房大捷,深受觀眾歡迎,其中最重要部分,可能包括刻意加入不少包容元素,像 Saliya 是斯里蘭卡人,膚色外形不完全歐洲,像他在酒店中的「工友」,也是有色人種,在家鄉是外科醫生,來了歐洲資格不直接承認淪為洗碗工人。但這些「殘缺」,不是白人、不是100%健全、不被認可專業資格等等不完美,有信念不屈服的人,都有權上訴,有權拒絕就此消沉,德國有足夠文明和善良,容許人改寫自己的厄運。

容許 Saliya 過關拍拖,有「正常」生活,然而導演不忘面對現實,扮視力正常帶別人的孩子,終會撞板,視力得5%,始終影響某些活動,在對抗命運的同時,也得接受一些不足,才是真正的接受自己。

生活和生命,從來有各式不完美或驟來的厄運,有人從此不振,有人用新身份新自己再寫人生。盲點,有人可以闖破,就像盲腸可以突破一樣。

 

■ 畢明評語:不妨一看

尋找快樂的盲點My Blind Date with Life影評殘障畢明視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