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影評】《無聲絕境》:沉默是驚


quiet-place

沉默是驚

無聲勝有聲是醒世真言,更是《無聲絕境》的致勝殺着。John Krasinski 自導自演的這部驚慄片,個半小時的片長,只得二十多句對白。劇情完全不用言語交代,考驗的正是導演用畫面和視覺效果敘事的能力。寂靜中的恐懼出其不意,令觀眾心驚,也徹底投入電影中的絕境,和片中掙扎求存的家庭一同面對,一同逃出生天。故事的設定簡單直接,電影一開始已以 Day 89 交代 Abbott 一家五口身處的環境,小鎮上只剩他們一個家庭,縱有其他人也不知所終。有如異形加侏羅紀恐龍的怪獸來襲,沒人知道怎樣可以將其徹底殲滅,只知道牠們弱視,只能靠聲音判斷獵物所在。這個設定成了電影的關鍵,也解釋了為何這個家庭仍能繼續生還。

作為驚慄片,電影大刀闊斧節奏明快,沒花任何篇幅交代這些怪獸為何來襲,更不打算大費周章解釋牠們與人類的種種恩怨,而是開宗名義的以絕境逃生為題旨,讓主角們因應怪獸的弱點,過着能保住性命的寂靜生活。多場驚嚇場面都營造得有效有力,一家人以手語溝通,當偶然不慎發出聲響,哪怕不是言語,而只是輕微碰到雜物,喪鐘即隨時敲響。無聲之下帶來的惶恐,比一般恐怖片以聲效嚇人更驚人。即使片中一家人已深明生存之道,但當媽媽臨盆在即,小生命要來臨世界,危機一觸即發,生命與死亡命懸一線,試問父母又怎能阻止嬰兒的哭喊?

電影成功營造驚嚇氣氛,也不忘刻劃生命與親情之間的抉擇。故事後段一家人找到怪獸的致命弱點,由防守轉為出擊,也令人看得痛快。Abbott 兩名子女中的小兒子由《奇蹟男孩》和《堅離地死人劫案》童星 Noah Jupe 飾演,他的敏感和脆弱惹人憐愛。飾演長女的 Millicent Simmonds 本身是聽障演員,相信比其他演員更理解無聲寂靜下的心理狀態。有趣的是她在戲中的角色也設定為聽障,導演也聰明地利用這項特質而為故事鋪排逆轉的伏線。《無聲絕境》好看之處,是它探索了驚慄片的不同可能。沉默是驚,大家入場時記得保持鎮靜。

■ PS評語:不妨一看

無聲絕境A Quiet PlaceEmily Blunt影評驚慄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