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影評】《Dries van Noten: 花漾年華》:貼地正常才是誇張驚奇


dries

貼地正常才是誇張驚奇

Oscar Wilde 尖銳刻薄的名言有此一句:「Fashion is a form of ugliness so intolerable that we have to alter it every six months.」

時裝,不是為了靚靚的嗎?如果是真的美,會如此快過時、如此快「不時」?還是時裝真的是一種叫人難以忍受的醜陋,要每六個月換一次?

Dries van Noten 顯然反對時裝快餐,更明確主張並追求恆久的美感,而不是膚淺的譁眾。《Dries van Noten:花漾年華》,紀實的是低調時裝設計師 Dries 的behind the scene 面貌和創作過程,還有點點私生活。靡爛、濫乜濫物、Drama King 行為,都冇佢份。

不是時裝精,未必知道 Dries 的「平凡」,在一個講求製造聲浪和 bling bling 才算成功的行業,他的平凡其實正是他的「戲劇」,色即是空。

這個時裝品牌,不賣廣告、不盲追潮流、不做 fast fashion、不用名模,自己也從沒有任何 larger than life 的表演。創業以來,就是靜靜自我地獨立經營,他本人從沒有驚人言論、造型,他,「像個正常人」,沒有躁狂沒花邊新聞,連身邊伴侶都恆久穩定。或許他的罕有平常,叫觀眾看得不夠過癮 O 嘴,但正正凸顯了他在自命花俏拚命開屏絢麗的設計師堆裏,反而更反叛,正常貼地才最戲劇。

影片所見,Dries 有規律的作息安安靜靜,和相愛差不多三十年的伴侶 Patrick 一起工作,每次時裝成功表演總抱一抱親一親。大家在自己的古雅大宅中,到公園剪些花,佈置家居,一起煮飯,在追趕新一系創作的忙碌之中,在繁花似錦的浮華之中,他只是純粹的創造。沒有紙醉奢華,從尋找布料、創製圖案、研發形態,他由根本造時裝,不走拍案驚奇,尚優雅精緻。

於是他的設計,不會六個月便過期,也不會穿起總是「衫大過人」。時裝界權威說其他設計師的生態在為工業自掘墳墓,愈走愈誇,自己愈豪華,愈以 fast fashion 和周邊產品賺快錢,而忘了設計時裝的純粹。

我永遠記得片中他的安靜、對時間的自律,還有與伴侶的親密。看過山本耀司和川久保玲的紀錄片和訪問,會發覺他們活得透不過氣,Dries 在「必須創作」的壓力下還有自己、還有生活,才是時裝世外桃源,值得記下。

延伸閱讀:【PS影評】《Dries van Noten: 花漾年華》:從做衫中看做人

■ 畢明評語:不妨一看

Dries van Noten: 花漾年華Driesfast fashionPatrick Vangheluwe影評快餐時裝畢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