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影評】《聖鹿獵殺》:變態的療癒


killing-of-a-sacred-deer

變態的療癒

在這特別溫馨又特別玻璃心的世代,常常要提示,關愛要講明,偏偏社會不見得因而和諧了多少。鑑於「慎入」二字的使用率之高,應用在《聖鹿獵殺》看來合適不過。

慎入,不因劇透、不因難看,本片需要慎入,因為它會令看官非常難受,劇情之人性及情緒扭曲,非常難消化。簡單說,它變態,還變態得好看,才叫人難頂。

一個成功的外科醫生,家庭美滿,老婆靚、仔女乖,夫復何求。奇怪是醫生 Steven 和一名年輕人 Martin 有一種非常怪異的關係。由片首開始你便會覺得怪,覺得不舒服。他們不是 uncle 和世姪,又不似忘年 buddy,也不是情侶,卻曖昧糾纏難以一時理解。

Martin 對 Steven「需索」,Steven 會「遷就」又送禮,Martin 失驚無神出現在 Steven 的醫院,帶他回自己家見家長(媽媽),他媽媽卻主動勾引醫生。寡婦,對乾淨成功的好男人有點渴?原來 Martin 的爸爸,死在 Steven 的手術牀上。其他人或許不知,其實醫生失職,害病人送命,至少有兩個人心知肚明。

Steven 欠 Martin 的,他來討債。

起初,討債的,像隻可憐的小鹿,需要關懷和慰問,後來,基於罪咎,「殺」了人父親的 Steven 讓他認識自己的家人,《孽緣》式噩夢正式展開,希臘式大報復和 Karma 驚慄上演,音樂、鏡頭,玩得像藝術恐怖片。

Martin 詭異地追求醫生女兒 Kim,成為了她男友,滲入了醫生的家。然後 Kim 的弟弟 Bob 開始染上怪病,雙腳癱瘓,眼睛流血,羣醫束手無策。Martin 和 Steven 攤牌,要他親手殺一個家人還命,否則更多災難人命將毀了他全家。酗酒醫生,中產父系權力地位象徵,要為他的「醫療事故」付上代價,弱勢也有反擊權。

啟發自希臘神話的故事,殺了鹿的王 Agamemnon 要犧牲一個家人還債,反思行為與後果,因果報應之天道平衡,Martin的超自然復仇能力不在考慮之列,重點是導演以不按常規的打法,玩出 Michael Haneke《Funny Games》那種不安,暴力的變態又接近寇比力克的張力,如《發條橙》中對自以為是中產的控訴。

醫生不是上帝,少高高在上,害了命就有還命的公道,別說禍不及妻兒,有種變態的療癒。

■ 畢明評語:不妨一看

聖鹿獵殺影評The Killing of a Sacred Deer畢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