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獨白】旺角行人專用區還留下了什麼?


bka_thumbnail_templates_c

大媽和街頭表演者散去後,這條街道還留下了什麼?

旺角行人專用區今晚(29日)「殺街」,對於香港街頭表演者來說是少了一片發光發亮的樂土,對於街道兩旁的商戶則是冇噪音的樂土再次歸來。那麼對於熒幕前的你來說,又有什麼意義?大媽和街頭表演者散去後,這條人來人往的街道還留下了什麼?
untitled-collage-9

旺角行人專用區今晚(29日)殺街,今午仍有街頭表演者落力地賣唱。

旺角行人專用區曲終人散過後,它留下的不僅是一大堆花五十大元買下的黑白照,你第一次牽着另一半走過人群的甜蜜回憶,它還為香港街頭表演者留了一個問號,到底他們還可以到哪處表演呢?來自日本的威利先生,戴上面罩的龍小菌,西洋菜南街最大檔的旺角羅文等人也難以找到一個如此「包容」的地方與我們分享音樂,也少了一個免費共享音樂的平台。

受訪者杜小姐表示旺角行人專用區是街坊版的《流行經典50年》,但這些金曲對於上一代人來說是真的百聽不厭啊。

對於「殺街」,部分支持者認為應一早要做,到了2018年才落實已是來得太遲。筆者嘗試過了解多點他們的看法,其中一位住在西洋菜南街的受訪者黃先生表示他們根本不是在表演音樂,只是在「搵食」,完全沒有美感可言。另一位受訪者杜小姐則認為不少表演者是旺角噪音的源頭,這處只提供了一個地方讓老一輩每天聚在一起不停懷緬舊金曲,笑言是街坊版的《流行經典50年》。或許,他們也說得沒錯,大媽的舞蹈略欠美感,街頭唱歌表演者的歌List追不上年青人的韓風和Freestyle,但是仍有一部分表演者是極高質素的。

C All Star 四子由旺角街頭唱到上紅館舞台,這個故事說明了好的歌聲能傳千里。

說到高質表演,筆者隨即想起旺角行人專用區開放不久,百花齊放的美好時光。當年Busking 一詞還未開始在香港流行,C AllStar 四子便已經走上街頭,更由旺角街頭唱到上紅館舞台。這個傳奇故事說明了好的歌聲必然能傳千里,在哪裏開始也一定會發光發亮,人氣攀升與能不能紅起來只是時間上的先後問題。

C AllStar一首《天梯》唱到街知巷聞

最後,旺角行人專用區今晚還是要「殺」,不管它是為你留下《愛是不保留》或是玩雜技頭頂花樽的伯伯,我們該慶幸曾經有一個地方讓街頭表演者發光發亮,留下夾雜笑聲、相機聲、大媽尖叫聲的「回憶」。至於街頭表演者們,千萬不要因為旺角行人專用區消失感到失落,筆者深信有才能的人到了哪裏也阻不了你們發光發亮,請不要氣餒,加油!

作為香港人,Mr.Wally 的歌聲你一定有聽過!

文/一支蘭州
相/Wilson Kwok、互聯網、Mr.Wally@Facebook

旺角行人專用區威利先生WallyC All Star旺角羅文buskingC Alls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