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由五花八門】被離奇禁播的KPOP


除了歌詞,PSY的《Gentleman》MV亦曾因一幕踢雪糕筒畫面被指「公眾財產毀損」而禁播。

韓國主流媒體規例嚴格,每天當有偶像歌手發表新專輯,隨之而來的都是一個個被禁播的消息,分分鐘唱片中過半數作品都被批作「不合格」,G-Dragon去年發表專輯《權志龍》,五首歌中就只有一首《無題》成功過關!理由亦五花八門,沒有一套完整的制度可供跟從,粗略估計,每一年都有逾千首歌被拒諸門外。

韓國「禁歌」最初的出現,要追溯至一九三〇年代的日治時期,當時受掣肘的大多為了政治目的。到了軍事政權時代的一九六六年,「藝術文化倫理委員會」成立,除了打壓對時任政府的批評以鞏固政權,也針對了社會道德風氣,不過當時也不乏讓人莫名其妙的原因,如「令人聯想到水刑」(韓大洙的《給我點水》)、「助長不信任情緒」(金秋子的《是謊言啊》)、「倭色」(意指帶日本色彩)(李美子《冬栢小姐》)等都被禁。

後來「藝術文化倫理委員會」改名為「韓國公演倫理委員會」(公倫會),繼續了唱片事前審議的工作。一九九五年,紅極一時的徐太志和孩子們發表歌曲《時代遺憾》,被評為偏激和為社會帶來消極影響,氣得徐太志索性只發表純音樂版,他的粉絲亦發起運動,甚至向國會寄信,最終推翻公倫會以及事前審議制度,完整版的《時代遺憾》亦得以面世。

之後的一九九七年,審議制度再因「青少年保護法」重現,由「女性家庭部」(女家部)把關,當時不論任何歌詞內容,只要有「煙」、「酒」、「醉」等相關字眼就會被評為「青少年有害媒體」,被狠批倒退到七十年代。一〇年成立的限定企劃組合S.M. THE BALLAD,其中一首情歌《Another Day》提及「喝醉酒讓自己不會想你」,就被女家部評為青少年有害媒體;HIGHLIGHT前身BEAST唱的《On Rainy Days》大受歡迎,但當年亦因一個「醉」字不能過關,引發SM、CUBE娛樂等大型娛樂企劃社提出訴訟,網民亦紛紛到女家部主頁灌帖抗議,一度令該網站癱瘓,事態發展至唱片審議委員長請辭,才能告一段落。

現時大眾音樂由各大電視台自律性監管,不合格的要經過修正才能播出,其中以KBS電視台最嚴重,歷來禁播過無數歌曲。當中原因可分為含商業品牌或商品名稱、煽情歌詞、用詞低俗、涉及暴力、毒品、助長違法行為、特定電視台名、貶低他人和包含日文等。隨着時代變遷,以及愈來愈多歌曲以隱喻、暗示手法表達意思,界線亦變得愈來愈模糊,爆發過多次爭議,民眾普遍亦認為制度不透明、審批過程太過主觀、過分迂腐、矯枉過正等等……以上部分原因表面看來不無道理?且先看看例子。

就以品牌字眼計,最為人熟知的,應該是EXO的《LOTTO》,因為提及「彩票」而不獲審批,最後改為《Louder》。樂童音樂家的《Galaxy》跟手機牌子系列名稱相撞、金Samuel出道歌《Sixteen》中出現「Instagram」字眼、鄭容和的《Password》提到了手錶品牌、BTS《Pied Piper》中的「Twitter」、「V App」,通統被判斷為「犯規」。

〇八年東方神起發行經典洗腦歌《咒文》,當中一句「乘着血管流動着的我那數億個Crystal」,被指「令人聯想到精子」,極其讓人摸不着頭腦,更有網民駁斥負責審批的人的腦袋更髒,十分抵死。最近新人男團Noir的《Travel》、CLC《Like That》、Infinite前成員Hoya的《Angel》等歌曲,都被指有露骨的性暗示而一一被禁播。另外,防彈少年團《Outro : Wings》中的「臭小子」、BIGBANG的《FXXK IT》、FTISLAND《Parade》中的「Just f off」、Monsta X《Now or Never》中的「喂你這傢伙」,都被指帶有粗鄙字眼,不過最無辜的還是EXID去年尾的《DDD》,出問題的,是歌詞中的「Why don’t you噓ma baby」,因為韓文的「噓」偏惼跟英文粗口發音相近,最後歌曲唯獨在KBS播放「淨化版」,以「zip」取締「噓」,真是天大的誤會!

徐太志和孩子們可算是韓國流行歌曲的一大里程碑

EXO的《LOTTO》被改成《Louder》

GD臨入伍前的個人專輯只有一首歌合格

一九六四年推出的《冬栢小姐》風靡一時,卻因政治原因成為禁物。

前MBLAQ成員李準曾大爆電視台奇怪準則,舞台上只可以露一點,不能露兩點!

EXID《DDD》歌詞中的「噓」被改掉

S.M. THE BALLAD是過去SM娛樂推出的限定組合,已故的鐘鉉亦是成員之一。

防彈少年團歷來也有不少歌曲被禁,但他們索性不修改,保持原汁原味。

G-Dragon權志龍韓大洙金秋子李美子徐太志S.M. THE BALLADHIGHLIGHTBEASTEXO金Samuel鄭容和BTS東方神起NoirInfiniteHoya防彈少年團EXIDkp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