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曇花一現】爆紅限定團 解散後前路茫茫?


韓國選秀節目《Produce 101》的成功,令限定組合這種宣傳手法越來越受歡迎。其後有為已出道偶像重組的節目《The Unit》,更有男女練習生對戰,爭取出道的《Mixnine》等。但《Produce101》第一、二輯的相關組合卻更加火紅,討論度亦相當高,以第一輯出道的女團I.O.I為例,活動短短九個月,已經賺取超過100億韓圓的收入。而在節目第二輯出道,有一年半合約的男團Wanna One,單單在2017年下半年,已賺了超過300億韓圓。就連未在節目中勝出,但各經紀公司因應粉絲要求而推出的「奇蹟男團」JBJ雖然只得七個月的活動時間,但不論在唱片銷量、音源排行都名列前茅。選秀節目的威力雖然強大,但限定團體總會有解散的一日,早前JBJ官方表示合約將於4月30日到期,而I.O.I則在2017年1月已正式結束活動。成員們回到各自所屬的經紀公司,發展路向除了存在着相當大的未知之數外,即使跟同公司的練習生再次出道,限定團體帶來的光環亦令組合存在極大的人氣落差,資源無法平均分配,昔日的光景亦難以重現。
cvhh-jzvuaavfil以I.O.I為例,11名女孩出道後風頭一時無兩。出道短短兩個月旋即奪得音樂節目排行榜的冠軍位置,廣告代言、綜藝節目的邀約不斷,亦曾被譽為「綜藝節目」救星,凡有她們的節目,收視必定高企。成員的定位分配清晰,集外貌、實力、綜藝感於一身,推出新歌時更橫掃各大音源榜的首位,年末頒獎禮亦奪得多個新人獎,實屬最亮眼的新人團。可惜解散後,幾個有前I.O.I成員在內的女團如DIA、Gugudan、Weki Meki、Pristin、宇宙少女就未能延續高人氣,新曲推出後不但未曾成為冠軍歌候補,亦很快便掉出音源排行榜。女團Gugudan回歸數次,唱片銷量更有下降的趨勢。廣告、節目和劇集的邀約集中於I.O.I成員,公司亦未有相關策略力捧其他成員,以致人氣落差越來越大,更令團體有「I.O.I成員和朋友們」的稱號,同時亦消耗I.O.I成員的人氣。Gugudan成員金世正就是其中一個例子,廣告代言不斷,更擔任劇集女主角,曾有粉絲公開在團體直播時表示:「世正何時Solo回歸?我只喜歡世正」等言論,即使成員間沒有衝突,也難免會產生芥蒂。Dia成員鄭彩娟的隊友亦曾在節目上大吐苦水,表示很羨慕彩娟備受注目,表演大多排在中心位置,希望自己也能被關注等等。面對這些情況,相信經紀公司也十分苦惱,一邊要為人氣成員保持曝光,但更難的是平均每位成員的資源。更甚的是,當初在選秀節目奪得第一名的全昭彌,雖然已簽約韓國三大娛樂公司之一JYP,卻未有加入女團出道。由解散至今只參與部份廣告代言、雜誌拍攝,或加入綜藝節目作活動時間更短的「限定女團」出道,幸運的是昭彌只得17歲,如再等一、兩年出道,年齡也不成問題,但人氣能否保持,又是另一難題。
jbj-featureJBJ之所以被稱為「奇蹟男團」,原因是因為他們原是粉絲的「假想團體」。後來因因討論度太高,各經紀公司便正式投入合作洽談,為JBJ設立七個月的活動合約。六名男孩均在選秀節目《Produce101》中被淘汰,但憑亮眼的實力被粉絲大力推舉。順應粉絲的要求而生的JBJ,剛出道的人氣已直迫不少一、二線男團,唱片銷量更超過十萬。第二次的回歸憑歌曲〈My Flower〉奪得音樂節目的冠軍獎座。其中五名成員來自規模較小的經紀公司,成員權玄彬則屬韓國三大娛樂公司YG。JBJ的公司曾經表示,假如唱片銷量高、歌曲成績好,JBJ存在續約的可能性,更有機會活動至2018年年尾。六名成員對續約一事持正面態度,亦公開回應希望能跟成員們創造更多的回憶。可惜三月中突然宣佈成員權玄彬不再續約,組合更會按原定計劃,於4月30日正式結束活動。既有師姐團I.O.I作範本,再加上JBJ成員大部份來自小公司,粉絲們相當擔心他們的未來動向,更認為他們有機會延誤再出道的時機,希望保護偶像的夢想。JBJ一直以來都對外表示續約的可能性超過九成,突如其來的壞消息令粉絲震驚,粉絲更發動聯署、靜坐抗議等活動要求公司續約,可惜現時負責JBJ的經紀公司Loen娛樂和CJ E&M並沒有回應粉絲的要求,且公佈JBJ最後單曲和演唱會的日期,令人失望。而JBJ各成員未來將單獨出道,或是加入其他組合再出道,一切都是未知之數。除了成員盧太鉉或會回歸到原本的組合Hotshot外,其他的成員則未有任何明確的安排。

wanna-one1跟師姐團I.O.I一樣,Wanna One由勝出《Produce101》的11名成員所組成。11名男孩紅遍國際,不但成為大勢新人,更於去年的頒獎禮中橫掃所有新人獎。單單韓國本土,唱片銷量已突破百萬。團體的工作日程排得密麻麻,廣言代言不斷,只要有他們代言的商品,銷量亦會大幅增加,出道曲更奪得音樂節目的冠軍獎座共十五個。雖然現時聲勢浩大,但Wanna One的未來發展也令人擔憂。相比I.O.I,成員大多來自更小規模的經紀公司,除了成員李大輝、朴佑鎮、黃旼炫、賴冠霖外,另外七人將以新組合出道,還是轉型當演員、模特,都是未知之數。以成員邕聖祐為例,原本以被訓練作演員的他,出演《Produce101》前已拍攝不少廣告,還出演過微電影。但其經紀公司Fantagio未有新男團計劃,而聖祐的韓國年齡已經24歲,在新男團平均年齡以二十歲為主的形勢下,聖祐將單獨出道,還是加入現役男團,相信公司亦難以決定。此外,經紀公司規模小,能否有足夠資源推出新團亦成問題。以團內人氣最高的成員姜丹尼爾為例,他跟Wanna One隊長尹智聖來自同一經紀公司。有傳公司曾經計劃推出二人在內的新男團,但因公司屨次改組和易手,計劃不斷推遲,甚至曾經告吹。智聖已經27歲,他曾表示《Produce101》是他出道的最後機會,成為大勢男團本應是值得慶賀的事,可惜Wanna One結束後將會如何發展,仍然令人擔憂。除了各成員的公司資源問題,由於Wanna One的人氣更高,故上文提到的I.O.I成員回歸所屬公司後再出道,新組合的人氣落差問題,Wanna One成員亦同樣需要面對,甚至會有更巨大的人氣落差。

選秀節目的確可以令團體備受關注,同樣也可在出道前儲下人氣,令組合發展更加順暢。可惜這種「限定團體」不但使粉絲十分疲累,也要成員面對大大小小的期望落差,出道後的每一天都在倒數活動時間。而公司在管理有限定組合成員的新組合時,亦需處理人氣落差的問題,令組合發展更加艱難,隊內氣氛也會變得奇怪。更重要的是,面對一次又一次的解散,粉絲對「限定組合」還會不會保留期待,是最嚴重的問題。不少I.O.I的粉絲在團體解散後,都在等待成員許下的五年契約,希望五年後I.O.I將再合體回歸韓國歌壇。五年時間不長亦不短,但對粉絲而言的確是巨大的心理負擔。

圖片來源:互聯網

I.O.IJBJProduce101限定團體Wanna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