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私隱不談女兒利智】利永錫83歲告別舞台


利永錫,香港戲劇界資深演員,利智的父親;十五歲接觸表演行業,至今六十八年一直永不言休,最近透露舞台劇《奪命証人》是退休前最後作品;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的學生,收到消息紛紛組團到香港,欣賞老師舞台上的風采,人稱利叔的他笑說:「肯定不捨得,也擔心自己會忍不住上台,我今年已經八十三歲,以前過目不忘,現在過目就忘,身體大不如前,是時候退下來啦!」

利永錫去年做完心臟手術後開始萌退意

利叔去年做完心臟手術後開始萌退意

舞台上,利永錫將機智的檢控官演得活靈活,與秦沛的辯方大律師針鋒相對,舞台下的利叔動作敏捷,甫見記者就說:「我是一個很坦白的人,你問我個人的任何問題,我很願意告訴你,可是如果你問我女兒和女婿的事,我就不會多談,因為這是我私人生活,不希望被談論。」利叔的女兒是前亞洲小姐冠軍利智,女婿是大家熟悉的武打明星李連杰,接受訪問有顧慮,是因為演《杜老誌》時,被跟蹤偷拍影響了日常生活,撇開利智父親、李連杰岳父的身份,利叔在舞台上綻放光采,是戲劇界備受敬重的前輩。

去年五月,利叔覺得心口不適,「檢查後醫生說我有兩條血管塞了,其中一條近心口位置,塞了百分之九十,如果不馬上做手術,會有生命危險,現在我的血管裝了兩個支架,生死有命我已經把自己的生命交給神。」手術後利叔恢復得很快,但感覺狀態大不如前;他笑言以前是過目不忘,現在是過目就忘,「作為舞台劇演員,我對自己的要求是舞台上要做到最好,如果不能做到最好就要離開,本來想靜靜地離開,但上次演《杜老誌》時,我答應毛俊輝下一套劇也參加,當時沒想到他下一套劇隔了三年多,不過這套劇非常精采,作為收山作品我很滿足。」

利叔也難掩依依之情,「肯定不捨得,但年紀大沒辦法,這是自然的定律,最難捨是一班幕後英雄,多年來大家並肩作戰,他們對舞台、對戲劇的默默努力和奉獻,是我最想致敬的藝術工作者。」

利叔年少時已經接觸舞台表演

利叔年少時已經接觸舞台表演

利叔祖籍廣東,十五歲在國內加入文工團,後考入上海戲劇學校,參加舞台劇《決裂》演出時,演一個只有兩句對白的士兵,演出後戲劇大師朱端鈞教授點名讚利叔渾身是戲,形容他塑造角色時是「一條不停頓的內心感受線」,「這句話概括了我六十八年的戲劇生涯,我覺得自己很幸運、很幸福,因為戲劇令我經歷了很多、很多人的人生,好像《甲午風雲》演水兵,兩個月後另一套戲演舊上海的飛仔,每演一個角色都像進入另一個人生,戲劇令我的人生既豐盛又滿足。」

七九年利叔初到香港,在大陸已是知名演員和導演,到香港學歷不被承認,手持臨時身份證只能到地盤做雜工,一個月一千四百元人工,他一度以為再也沒有機會演戲,做了半年地盤工朋友知道港台劇集《狂人》招聘演員,利叔去應徵演一個在榕樹頭賣唱的角色,流利廣東話令他順利獲選,「後來我看到香港話劇團在《明報》刊登招聘廣告,馬上報名參加,面試時是鍾景輝做考官,他叫我用廣東話朗誦魯迅一篇文章,另一名考官麥世文說看過我演的《狂人》,讀完後他們叫我回家等消息。」

其他投考者除了朗誦,還要考很多和戲劇有關的知識,利叔懷着忐忑心情回家,「第二天早上十點左右,收到電話說歡迎我加入香港話劇團,又有機會回到舞台,當時真的很興奮。」利叔不單重回舞台,才華更獲得肯定,劇團論職級分為十三級,初入團是第一級,但利叔一入團已經是十一級,人工四千五百元,大大解決了生活所需,劇團一年六套劇他主演的佔了五套,後來梁立人邀他到新加坡電視台任戲劇導師,利叔開始教學生涯,並參與電視演出,回港後再度加盟香港話劇團做全職演員,六十八年的戲劇人生,利叔雖然決定退休,但「不停頓的內心感受線」,依然燃燒着對戲劇的熱情!

利永錫利智奪命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