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黃翊後悔生得太遲 威逼利誘教導兒子


  • 黃翊說仔仔愛上打機後,不愛外出,有時間便帶他到戶外做運動,吸收新鮮空氣。

  • Wesley學色士風只是大半年,導師讚他有小聰明,可以跳級教書本以外課程。

  • 兩父子都愛打乒乓球,於是黃翊親手做一個屬於他和兒子的乒乓球拍和木枱,方便在家中玩樂。

  • 仔仔六歲時,陳存正的焦慮症相當嚴重,一星期會暈幾次,近年她的精神已經不錯。

  • 從未想過做爸爸的黃翊,看見孩子出世後,十分歡喜,更後悔生得太遲,因為仔仔帶給他很多快樂。

  • Wesley性格開朗,充滿正能量,作為爸爸感到欣慰,這方面是媽媽的功勞,因為照顧他的時間最多。

  • 黃翊教小朋友會用非一般方法,希望他早點知道世界是殘酷。

  • 小時的Wesley模仿爸爸,留了一頭長髮,樣子十分可愛。

近期頻頻曝光的黃翊,當年退出樂壇後,與前亞視女藝員陳存正拍拖,〇五年誕下兒子黃睿(Wesley),現時就讀國際學校七年級(中一),黃翊說:「我都後悔生得太遲,有小孩的家庭很開心。」他更是一個非一般爸爸,會用威逼利誘方法來教導兒子,不過他坦言有段時間太太患上焦慮症,令他十分擔心。

從未想過做爸爸的黃翊,以往過慣自由生活,突然有一日女友陳存正說懷孕了,當時大家都六神無主,既然是天意,就決定生下來,「我們性格很隨意,一點也不傳統,至今也沒有註冊,只是後悔生得太遲,因仔仔出世後,這十二年陪他成長很快樂。」

黃翊不讓仔仔讀傳統學校,是眼見家姊的子女讀國際學校環境舒服和開心,而且Wesley在美國出世,媽媽持有美國護照,如果將來去美國讀書,會擔心英文差有種族歧視,所以希望他在校內學好英文;唯一是錢的問題,學費真的很貴,每月要過萬元,坦白講是吃力,但選擇了這條路,就自己努力和辛苦些,工作再做好一點,希望兒子喜歡上學,「做父母只是替他起步,路怎樣行要看他自己,我們沒有奢望,如果去外國最緊要經濟負擔得到。」

Wesley性格開朗,有一顆善良的心,作為爸爸的黃翊,坦言感到欣慰,「他喜歡幫人,很正面和正能量,這是媽媽教得好,唯一是欠缺一點禮貌,就像一名『鬼仔』;放學回家,入到屋只向我揮一揮手『Hi, Daddy!』,我都有教他,朋友可以say hi,但我是爸爸,是長輩,我很明白他在學校好隨意,所以我沒有強迫,只想他慢慢學習。Wesley跟一般小朋友一樣喜歡打機,一打機就癲了,他是獨子,我又要工作關係,有時不讓他打機,要他一個人呆在家也很慘,我都知網上資訊科技發達,這方面也要認識,唯有教仔仔去分辨,好像有一次我見他在網上打機時,突然有人說粗口,我問他知否那人在說什麼?他一臉認真跟我說『Daddy,我真係知,我不會做。』他這個回答像一棍打醒了我,原來小朋友長大了,他始終會接觸到,他知道,但不會去做。」

引以為榮

湊大兒子,黃翊並非靠登台賺錢,因他很早已沒有唱歌,已轉行開食肆和做其他工作,「如果靠唱歌搵錢,做乞丐很久了,包括現在再出來唱歌,也不是為賺錢,我是嘗試去做廿多年前未完成的事,個個都叫我出來唱歌,我是零,我都冇嘢輸,所以冇壓力。其實仔仔完全不懂我的歌,他喜歡聽外國歌曲,所以聽到爸爸唱歌,他沒有大感覺。不過,早前薛家燕邀請我參加她的生日派對,我很想帶同Wesley表演吹色士風,吹一首生日歌和《Careless Whisper》,由一個小朋友去吹《Careless Whisper》會很特別,怎知我一問兒子,他的答案是冇興趣,我不想強迫他,不想就算啦,怎知隔了幾天,他說網上有個遊戲想下載,要二百多元,我是一個非一般爸爸,我就跟他來個交易,如果你去表演,我就答應,但必須要抽時間練習;Wesley好乖,真的每日練習,到表演那天,他仍說不驚,怎知,出場前是驚到腳顫和心跳加速,我跟他說:『不用怕,爸爸在你身邊。』那一刻好得意,小朋友的小宇宙像爆發般,之前沒有一次成功吹到整首歌,但那刻竟一點也沒有錯,全場拍爛手掌,看見他那團火,真的叻仔到不得了,我好感動和引以為榮;表演完,我跟他說,希望他長大後,會想起第一次跟爸爸的演出,有個開心回憶,這一次他膽量增強外,父子間亦拉近了,我覺得有時是要用威逼利誘,現實世界是這樣,早一點讓他接觸世界是殘酷的,我見很多家長死谷爛谷,希望小朋友長大做律師或生意,我只會幫你起步,路是自己去行,自由發展。」

湊小孩方面,媽媽比較緊張,Wesley六歲時,她更患上焦慮症,「因為生小孩時,只得她在美國,我留在香港搵錢,慢慢就積出病來,那時出現很多奇怪症狀,試過身體水腫到由一百一十磅,升到一百六十磅,大家都好擔心,食西藥又沒有幫助,身體愈來愈壞,食到腎都壞了,好大鑊。其實她的身體已捱了很久,已經負荷不到,由初時突然暈低,之後兩個月暈一次,一星期暈兩次,常常要call白車,但每個醫生都檢查不到病因,後來有朋友說有位親戚跟她病情相似,就介紹了一位醫生,原來她是有焦慮症,那時診金好貴,但都要試,醫生叫她一定要放手,將個仔交給我照顧,起初她也不肯,但都無辦法,會死㗎喎,之後身體才慢慢好轉,現在精神不錯,不過這些症很難根治,要跟這些病共存。」

 

■ 撰文:溫敏芝/攝影:張保祿

黃翊親子陳存正色士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