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業爸爸踏上創作路 女兒畫作激發靈感


傳統爸爸的角色,大多數是予人忙碌在外工作的形象,謝偉賢(Wayne)擔任攝影記者超過二十年,前年任職的雜誌停刊,令他加入失業大軍行列,很多時都賦閒在家,有一天看見女兒畫了他拿着相機的畫像,旁邊還寫下「爸爸沒有工作做」,看後令他感到難過,但又激發起創作意念,其後以女兒的畫作為藍本,成立了創作品牌 Belle’s dude,設計了曲奇餅盒、T恤、帽及復活蛋包裝等,令這位失業爸爸重新振作,成功中年轉職。

Wayne以女兒的畫作為藍本,並成立了品牌Belle's dude,設計了曲奇餅盒、T恤、帽及復活蛋包裝。

Wayne以女兒的畫作為藍本,並成立了品牌Belle’s dude,設計了曲奇餅盒、T恤、帽及復活蛋包裝。

近年網媒及即時新聞興起,令傳統紙媒步入寒冬,任職攝影記者超過二十年的 Wayne,於 2016 年離開傳媒界,他感到其專業已無用武之地,「有段時間去了哥哥公司幫手,哥哥對我非常好,只是汽車零件工作不適合我,我都有接一些 freelance 攝影工作,可能我的交際手腕一般,所以工作不算多,很多時間都是留在家中。有一天看見女兒畫了一幅畫,展示了她眼中的爸爸是拿着照相機,旁邊有幾句文字說『爸爸是常放put(屁)!沒有工作去做的。他很好笑。』看完有點不開心,因為我在女兒眼中原來是一個經常沒工作做的父親,但又激發了我要工作,我除了懂影相及執相之外,可以做的就是創作,於是就拿着女兒的畫作,作為創作藍本,但當時仍然沒有頭緒這些創作是用來做什麼,只是希望讓自己感到不要停下來。」

Belle's dude的產品除了網上銷售,亦有在食材店「金飯碗」上架。

Belle’s dude的產品除了網上銷售,亦有在食材店「金飯碗」上架。

Wayne女兒的畫作經常出現人物及動物,亦成為他的創作靈感來源。

Wayne女兒的畫作經常出現人物及動物,亦成為他的創作靈感來源。

Wayne 中學時期的學長蘇偉斌(阿斌)之前從事展覽工作,前年與太太開設了 Sopania Handmade Cake & Cookie,Wayne一試難忘,於是主動找對方合作,阿斌坦言自己是中年轉職的過來人,自然明白 Wayne 的處境,「我跟太太投資了百多萬元開設自家品牌蛋糕及曲奇餅工場,有朋友說我們蠢,有錢不去買樓,竟然搞個工場,自覺又未到退休年齡,一直以來做的展覽行業又走下坡,中年才去轉行,所以我也很明白Wayne 的想法,加上被他及女兒的故事感動,所以就合作做了一批曲奇,以他設計包裝作為賀年特別版,反應也非常好,我們希望大家不要一想到曲奇便聯想起牛油不健康,所以也創作了冬棗及杞子圓肉等養生口味,而且絕不加香精及防腐劑,打好粉之後切成小塊,要經過三次冷藏,工序比較繁複,不過口感較好,而且存放時間可以更長。」

向父親致敬

Belle’s dude 曲奇餅盒包裝以霓虹燈招牌再加入 Wayne 女兒的畫作,既富香港情懷,又充滿童趣,「我記得小時候爸媽帶着我去尖沙咀的酒樓飲宴,每次回程都已經是筋疲力盡,爸媽就抱着我乘巴士回家,我以半睡半醒的狀態,看着彌敦道兩旁的霓虹燈招牌在窗邊飛過,是非常難忘及美好的回憶,將這個場景加入一家人的創作在內,算是對我父親的懷念及致敬。」

好友阿斌為Belle's dude生產曲奇,大受歡迎。

好友阿斌為Belle’s dude生產曲奇,大受歡迎。

人到中年,離開了二十多年的攝影工作, Wayne 坦言自己沒有任何生產線,只是拿着 Belle’s dude 這個設計品牌,四出找人合作,都是邊做邊學,「失業期間,太太也叫我去考個的士牌,起碼隨時可以有工開,最初我跟她說這個設計品牌概念,她也覺得是天馬行空,後來見我真的找到其他品牌合作,她亦表達支持及鼓勵,我沒有自己的生產線,需要找合作夥伴,好像農曆年期間賣的曲奇餅,是好友阿斌為了支持我,抽出生產線為我做的,近期設計了一系列 T 恤,由於我的數量不多,也是做製衣的友人幫忙生產的,希望未來有更多人欣賞 Belle’s dude 的設計意念,令這個品牌的產品更多元化。」

將材料攪拌後平鋪,再切成小方塊,之後要經過三次冷藏,令曲奇口感更佳。

將材料攪拌後平鋪,再切成小方塊,之後要經過三次冷藏,令曲奇口感更佳。

曲奇加入冬棗及杞子圓肉等口味,食材養生。

曲奇加入冬棗及杞子圓肉等口味,食材養生。

之前推出的四款曲奇口味,冬棗、百爵茶青檸、士多啤梨及鳳梨,由於不加防腐劑及香精,大家自然吃得更放心。

之前推出的四款曲奇口味,冬棗、百爵茶青檸、士多啤梨及鳳梨,由於不加防腐劑及香精,大家自然吃得更放心。

Sopania失業曲奇創業Belle's dudeSopania Handmade Cake & Cookie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