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詠詩玩票性質入行行天橋黎燕珊支持女兒圓空姐夢


  • 珊姐保養得宜,與Wynce拍照頗似兩姊妹,Wynce笑言:「我經常跟別人介紹媽咪,說她不是我的媽媽,是我的姊姊!」

  • 兩歲的Wynce面圓圓,是個可愛的小肥妹,隨着她年紀愈大五官輪廓愈見深刻,珊姐笑說:「很多人都說她有點像混血兒。」

  • Wynce與林愷鈴兩位「星二代」在鏡頭前信心十足,兩姝年齡不同,各有美態。

  • Wynce成年後第一次出席公開活動,珊姐從女兒的化妝、髮型甚至甫士,都悉心指點,盡顯母女情深。

吾家有女初長成,是不少為人父母者的驕傲。黎燕珊望着亭亭玉立、苗條靚麗的女兒劉詠詩(Wynce),驕傲與欣慰紛紛湧上心頭,更多的是掩不住的興奮。繼承媽媽美貌的Wynce早已從肥妹仔蛻變成美少女,周四(二十七日)她更偕同媽媽客串擔任模特兒,再現公眾目光之下,這位年僅二十一歲的「星二代」,舉止、氣質完全不輸當年參選亞姐的媽媽。

至於女兒會否繼承衣鉢入行,為母者知兒女心願,難怪珊姐也笑說隨緣了。

近年「星二代」成為娛樂圈的搶手貨,吸引各方關注,亞姐黎燕珊與前夫劉永所生的長女劉詠詩(Wynce)日前亦粉墨登場。周四她與母親珊姐、龔慈恩的十五歲女兒林愷鈴等,一同為日本服裝店ARPEGE STORY擔任模特兒。素來低調的Wynce雖然獲媽媽陪伴「壯膽」,今次是她長大後首次公開表演行天橋,難免有點緊張。在活動的前一天,小妮子還特地到現場自行綵排,好不專業。

珊姐一切看在眼裏,心裏滿滿的都是自豪,她笑說:「我常常想起,她六歲時走catwalk的往事。我記得她那天穿白衣服、紮馬尾、綁黃絲帶。同場其他星二代小朋友也是模特兒,他們現在都長大了,有些人更入行了。我覺得時間過得很快,詠詩已長大了,我也不是很顯老,換言之我保養得不錯啦,哈哈!」

偷穿媽媽高跟鞋

所謂女大十八變,愈變愈好看。Wynce讀書時一頭短髮,身材帶點baby fat,如今出落成為一位甜美可人的俏空姐。繼承了媽媽的優秀基因的她,大有本錢加入幕前,或接母親棒參加選美,然而她志不在此,一年前加入香港航空當空姐,亮相活動僅限玩票性質。「我只是想體驗一下,增廣見聞。我的興趣真的不在這方面,接工作都是交給媽媽幫我決定。」Wynce說。珊姐聞言即踢爆女兒愛美的心事,「她想藉此告訴大家,她現在長成什麼樣子,不想大家只記得她從前的肥妹樣子。」

媽媽是亞姐冠軍級人馬,Wynce小時候並不熱衷於小女孩之間愛玩的選美遊戲,她笑說:「我反而喜歡趁媽媽不在家時,偷偷穿她的高跟鞋扮大人,因為很漂亮,很好玩。」珊姐稱:「我小時候的夢想真是當選美比賽冠軍,而詠詩呢,就是當空姐。」Wynce解釋:「我其中一個親姨姨是空姐,我小時候她常常跟我分享在飛機上的趣事,令我很憧憬成為空姐。姨姨問過我,你不介意洗飛機廁所?我說真的不介意啊!」珊姐笑道,「詠詩挺能吃苦,明白食得鹹魚抵得渴的道理,頗得我的遺傳,哈哈。」

二千年,珊姐與劉永結束八載婚姻,珊姐獨力撫養年幼的Wynce和小兒子德權,經濟更曾陷入困境,其中的艱苦與辛酸不足為外人道。珊姐慶幸兒女自小懂事又貼心,「詠詩十二歲時已對我說,『媽咪不要記着不開心的事』,她是我的天使。」疼愛弟弟德權的詠詩連忙接腔說:「弟弟也是啊。」珊姐一家三口相知相依,樂也融融,親情才是無價。

遇險心念兒女

珊姐憶起五年前的一次歷劫,令她倍加珍惜與子女共度快樂時光,「那次我在內地誤上賊車被人打劫,當時車廂佈滿迷魂白煙,我的腦海即時浮現一對子女的樣子,他們的年紀還小,我不能死!我不斷向上帝祈禱,不幸中之大幸,賊人只要錢。我獲釋後嚇到腳軟,坐在路邊回神過後立即打電話給詠詩,邊哭邊向她求救。我這個單親媽媽好不容易捱過這麼多的難關,如果當時有什麼不測,真的不值了!」

如今Wynce出身了,十七歲的德權也升上預科,該輪到他們孝敬五十一歲的媽媽了,然而珊姐未敢鬆懈,「兒子仍沒讀大學,我還要捱下去呢。不過,他真的長大了,懂得為我着想。他知道IB(國際文憑課程)的學費很貴,自己會精打細算,寧願辛苦一點報讀網上課程,或者去別的地方上課,都想幫我減輕一下負擔。看見他兩姊弟很生性,我也放下心頭大石。」另邊廂,一對兒女也開始拍拖,珊姐笑指他倆自懂事起,常常鼓勵她尋找人生的第二春,「他們絕對支持我找另一半,現在詠詩也拍拖了,可能她怕我之後會悶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