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嘉茵決不賣亡夫命根林錦堂衣鉢梁兆明承傳


  • 林錦堂太太何嘉茵和堂哥愛徒梁兆明細閱堂哥曾穿著的一件紅蟒袍。

  • 堂哥一生有兩段婚姻,何嘉茵是他的現任妻子。

  • 一九九◯年五月二十日,林家聲收堂哥為林派大弟子。

  • 一九九七年六月廿三日,堂哥收梁兆明為徒。

  • 《李後主》大婚服豪華瑰麗,梁兆明初見時,曾有「驚艷」之感。

  • 堂哥為了「靚」,把大婚服用上真棉縫製,戲服又重又熱,但他完全不介意。

  • 嘉茵送上堂哥所用平頭箱給契女陳紀婷。

  • 堂哥親送愛妻嘉茵裝身箱

  • 何嘉茵(坐着 者)與林寶珠(左)唐宛瑩(右)入倉整理堂哥私伙戲服,此裝身箱會送予唐宛瑩。

  • 全套珠片蟒、盔頭、戲服、靴皆一套同款,非常珍貴。

  • 兩個箱子放上木板,演神功戲時,便是堂哥的睡牀。

  • 堂哥收藏的私伙詩箋道具

林錦堂在戲行努力數十年,他儲下了大批寶。單是私伙裝身箱也有兩個,除此之外,還有平頭箱六個,煮飯用的伙食箱,數十個放戲服的大箱兒和戲服,怎樣處理呢?嘉茵第一個念頭是﹕「這是堂哥的心血,無論什麼環境,我一件都不會拿來賣。」嘉茵從不以金錢作為着眼點。「我要做一個最妥當的安排,我要還堂哥的心願。」

與堂哥親姪女林寶珠認真商議後,嘉茵有了決定。「梁兆明是堂哥的大弟子,堂哥最疼他,他已是戲行的文武生,以長遠發展計,這批戲服他用得着,我決定把它送給兆明,只是一點心意,內中蘊含着衣鉢傳承的重要意義,兆明是大弟子,堂哥衣鉢由他承傳合乎情理。」

兆明知道師母嘉茵的心意,一方面很感謝,另一方面,他也想及其他師弟妹。「兆明很好,他對我說﹕『師母,你先讓師弟妹們選,如果合適的,讓他們先挑。』」嘉茵認真地選紀念品留給各弟子。「堂哥很疼紀婷,我見她沒有平頭箱,便送了一個給她;唐宛瑩身形型高度,連靴帽尺寸都和堂哥相同,可惜宛瑩是花旦,用不上,我便送她堂哥的私伙裝身箱。」

愛兒欲留下之物

贈來送去,嘉茵自己可有留回一點紀念品?

她一想便笑﹕「本來我對粵劇也有濃厚興趣,但堂哥不要我演粵劇,他要我專心照顧家庭,我便放棄演戲念頭,但是,有一天,他突然指着自己一個裝身箱對我說﹕『這個送給你……!』我又不演戲,要來幹嗎?但也很開心他送我這份禮物,我當時還在這個裝身箱前傻傻的舉起V字手勢拍照留念,現在我會永久保存這個箱子,因為,這是堂哥親口說送我的。」她還保留堂哥最後一場演出,《九天玄女》尾場所穿服裝作為紀念。

堂哥和嘉茵的兒子Hugo呢?他又想留下什麼?「他說要爸爸的把子箱,內中放的刀,槍也想保留着,他一向視爸爸為心中偶像,好威猛的樣子,所以他會要這個。」

為了把堂哥戲服送贈兆明,嘉茵早前和唐宛瑩、林寶珠到倉內整理清點,為每件衣服拍照留念。「這是堂哥去世後,我第一次再開他的裝身箱,很捨不得呀!他走後,我沒有丟過他任何一件物件,任何東西都保留。」

由珠片戲服到少年時演戲用的小藍白槍兒,堂哥都保存得非常好。

打開裝身箱中每個小櫃子,發覺內中除了化妝品,小風扇,雙面鏡外,連私伙道具也有不少。原來堂哥愛寫書法,演《蝶影紅梨記》用的道具詩箋,內中文字便由他親畫,每回演《蝶》劇,他便用上這批私伙墨寶。

「我很捨不得,每件都不捨,但是,也要整理了,讓徒弟們用上,我也可以見到它們,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歷史,這些物件是堂哥生命中的一部分,我希望這批戲服能在舞台上再度發揮它們的作用,令堂哥的心血繼續發揚。」

酷愛粵劇的林錦堂(堂哥),在其心慕之藝術領域戮力求進之時,得粵劇宗師林家聲賞識,收為林派大弟子。一九九◯年五月廿六日,林家聲接過林錦堂的敬師茶後,得聲哥親自傳授,其粵劇造詣更上層樓。

堂哥沒有忘記聲哥教誨,除勤修個人藝德,更樂於扶掖後進。一九九七年,堂哥前妻南鳳到湛江工作,在當地,她看中了一位小朋友梁兆明,南鳳覺得此子悟性高,扮相俊,肯勤學苦練,回港後,馬上提議堂哥收梁兆明為徒。

穿師父私伙上台

一九九七年六月廿三日,在湛江粵劇學校內,堂哥接下梁兆明的敬師茶,兩人結下師徒緣,梁兆明也是堂哥正式向外公布首位收為徒者。梁兆明這位林家軍大師兄,於拜師後得堂哥言傳身教,唱做唸打皆有所進,堂哥甚至親手教兆明拉二胡伴奏,堂哥不單細心指導梁兆明演出功架唱腔,他連化妝,如何裝身都一一傳授給梁兆明。兆明每有演出,堂哥都會為他度身段,多年相處,師徒間建立了深厚感情。

在堂哥逝世兩周年的日子,師母何嘉茵決定把堂哥衣箱全贈予兆明,看着師父堂哥的戲服,兆明感慨良多。「未和師父結師徒緣之前,我對香港粵劇界的情況並不了解,只知道,香港的大老倌都有一擔私伙戲服,又有專用的「衣箱」(照顧老倌裝身的工作人員);內地一個劇團只有一位衣箱工友,一個人要照顧幾十人,戲服都是劇團的,相對之下,香港老倌的扮相亮麗整齊得很。」

除此之外,兆明知道香港知名度高的粵劇演員,一晚薪酬可得幾千塊,但是,內地整個劇團演一晚也只有幾千元。

「後來我來港定居,親身接觸香港粵劇團,才了解到香港粵劇演員薪酬雖高於內地,但要自置私伙,戲服價很貴,又要租倉放置,那時才感受到香港粵劇演員開支很大。」堂哥視私伙為至寶,連布料顏色,也特別買布找專人染漂,務求令戲服款式獨特,他更會根據角色親自設計造型。

「我看到師父演《李後主》,那套大婚戲裝非常華貴,還有《笳聲吹斷漢皇情》的皇帝裝,極漂亮,印象非常深刻。師父認為戲服對演員很重要,演員在舞台上,每晚演出五、 六場戲,不同的戲場有不同的穿戴,『寧穿破,勿穿錯』,為什麼要這般穿戴?每一個安排都有原因。」

堂哥去世不久,師母何嘉茵決定把堂哥的私伙戲服全贈給梁兆明,之後兆明演出《李後主》的戲服,便是堂哥的私伙。「把師父的戲服穿在身上,勾起我很多回憶,穿上它,想回師父在舞台上的種種,我最難忘他對粵劇藝術的認真,把《李後主》大婚服穿在身上,一方面我感覺它的美和豪華,另一方面,也真正感受到師父穿上它的辛苦,原來這件戲服有十幾磅,全件用真棉製成,又重又熱,如果演神功戲,沒有冷氣沒有風,加上盞盞大燈,也真不易捱,但師父穿上它,演出時仍然那麼有型瀟灑,他好叻!」

師母把師父的心愛私伙送贈予自己,梁兆明坦言很感動,非常感謝她。

「作為後輩,能用到師父的私伙戲裝,是我的榮幸,我一定會好好珍惜它們,更會努力工作,不負師父師母對我的期望和支持愛護。」●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