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與孫兒甜蜜同牀洪金寶令劉德華刻骨銘心


  • 戲中洪金寶演患有健忘症的退休特工,因鄰居劉德華疏於照顧女兒陳沛妍,一老一少相依為伴,今次華仔更身兼監製一職,「他對我十分信任,不會在我面前說三道四,將一切都交給我。」大哥大說。

  • 徐克抱恙在身,仍應約偕麥嘉、石天一同為大哥大助陣,導演對他們的表現有何評價?「OK啦,他們做回自己,扮老人坐在那裏而已。」

  • 想當年大哥大躲在樓梯底,元華不但偷偷送飯,更捱了師父八十籐而不哼一句,「元華真的很有情有義。」

  • 尊稱大哥大為「義父」的彭于晏也來了,「這個小朋友不錯,聽話、肯捱,唯一不好的是,所有錢都被他賺盡,我叫他留些廣告給我拍!」大哥大真風趣。

  • 大哥大愛美食,安樂老闆江志強與友情客串的梁家輝均可分一杯羹,華仔是少數的例外。「他吃素,甚少行過來,可能他怕忍唔住破戒。」不過大嫂高麗虹有煮齋給華仔享用,現場亦有靚咖啡供應。

  • 弟弟竟琋個性活躍,但當靜下來時,嗲爺爺的本領亦堪稱一絕。

  • 天明與家蔚替大哥大帶來兩個寶貝乖孫,爺爺直言多多益善:「我當然想要個孫女,但想是沒用的,都要他們肯生至得。」

  • 大哥大自言不是政治家、藝術家,只是個娛樂家,「最緊要觀眾看得過癮,別整天將政治掛在嘴邊。」

  • 陳沛妍曾在《風暴》演過華仔的契女,被「契爺」盛讚演技了得,不用試鏡已直接取得《特工爺爺》的重要角色。

今年國內賀歲片之戰,洋溢一片港星情意結,「雙周」周潤發、周星馳前後出擊,「天王」劉德華、張學友、郭富城也來湊熱鬧,幾時輪到當年「福星高照」的三師兄弟─洪金寶、成龍、元彪正式回歸?大哥大不改幽默本色:「或者再遲多廿幾年,看看我們三個在老人院怎樣作反吧!我和元彪沒問題,但成龍的爪比百足更多,未到聚首的時候,我不會多想。」《特工爺爺》發揮「止渴」功效,元彪、元華、元秋均粉墨登場,為再當導演的大哥大助威,「七小福」手足情深可見一斑。「有次我被師父(于占元)罰,打完後躲在大廈樓梯底四日,只有元華知道送飯來,師父遍尋不獲,責怪元華知情不報,打了差不多八十籐(!),他仍不哼一句,後來終被師父捉回去,反而一籐也沒打過我。」

大師兄初長成從武師做起,逐漸憑實力熬出頭來,豪爽作風令他相識滿天下,與麥嘉、石天、徐克皆老友鬼鬼。「近年我和麥嘉、石天甚少聯誼,但感情永遠都在,當年麥嘉回港拍電影,住在我鄰座單位,由第一次拍《一枝光棍走天涯》,我就一直好撐佢,呢個嘢可能識落藥,哈哈哈……」麥嘉憑《最佳拍檔》奠定光頭神探的經典形象,其實幕後「始作俑者」正是大哥大,「他本來是長毛飛,出街常被差人拉,有一部戲我叫他演民初探長,有光頭佬就無賊佬,我還幫他剃頭呢。」即使大哥大留守嘉禾,麥嘉、石天則另組新藝城,情誼亦未減半分,「我覺得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別太拘謹,尤其在影圈,你望我好、我望你好最健康,最好二百年後還能見到。」

自嘲失業狀態

各領風騷。新藝城「最佳」系列屢建奇功,嘉禾的「福星」羣英亦妙計多多,曾參演《夏日福星》與《最佳福星》的劉德華說過,大哥大替他打好拍動作片的根基。「華仔在電視台出身,拍古裝或拳腳都有基本功底,來拍我的動作片沒有什麼大問題,有一個鏡頭,我安排他由上打到下,中間有好多招式,拍得久我沒所謂,第一當是對他的磨練,第二出來效果相當好,我猜華仔此生都會記住這個最辛苦的鏡頭。」華仔看過《特工爺爺》的劇本後,游說大哥大出山自導自演,「對我來說是挑戰,一點也不覺辛苦,平時食飽晚飯就要上牀睡覺,但一有戲拍就精神,連踩十八、廿二個鐘都沒問題,反而好過癮。」

既然咁過癮,下部戲又是什麼題材?他快人快語:「暫時未有劇本在手,處於失業狀態,要看看這部的反應,收得好,劇本自然會出來。」他坦言九十年代曾想過退休,但現已打消念頭:「當時影視風氣欠佳,撫心自問,為什麼要承受這些不開心呢?由美回港重投影圈,我對自己說,思想不能停留在我離開香港時的感覺,要適應當時氣候、社會步伐,未能遷就的話,不如轉去另一個空間吧。」

兄弟個性有別

拍戲以外,能令大哥大開懷大樂的,莫過於兩個乖孫,長子洪天明與周家蔚所生的洪大仁與洪竟琋,爺爺笑瞇瞇:「哥哥湊吓湊吓好識扮嘢,影相時故意不望你;弟弟性格比較活躍、open,現在爬得好快,捉都捉唔住!」他看來不怒而威,孫兒害怕這個威嚴爺爺嗎?「當年我教天明好威嚴,但孫仔就交由年輕人去教,他們有自己想法;平時大仁好黐爸爸,但那晚飯後,他竟然願意拖住我叫爺爺,天明叫他和爺爺睡吧,他真的走上我架車,第一次同睡一張牀,他好反瞓,踢被踢得好厲害,唯有整晚一直在幫他蓋被,不過,都好甜!」●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