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格鬥真人騷HazelVangie力數三宗罪Winkie爆喊反指被欺凌


  • Winkie在是非中一直是「捱打」的角色,事件令到她身邊的朋友和家人大為緊張,她因壓力過大和情緒不穩下爆喊,將九個月以來的苦水都吐出來。

  • 同一陣線的Elaine、Vangie和Hazel都為Rika遭打傷抱不平,認為是「冇人性」做法。

  • 現年二十六歲的Rika有翻版徐若瑄之稱,參賽後不少網民人肉搜尋這位靚打女。

  • Rika在比賽中遭Winkie打到口腫臉腫,早前她將傷勢貼上臉書,獲不少人同情。

  • Hazel雖然贏了比賽,但比賽中的是非恩怨,以及網絡欺凌,令她感到更為痛苦。

  • Elaine在教練指導下以巨型車呔練習體能,不過在節目中,她最終因家事而退出比賽。

  • Hazel原本與Vangie不熟,但二人率直的性格,最終成為了好友。

  • Winkie覺得出來工作是有很多事情需要面對,就算昔日隊友倒戈支持其他對手,她亦明白友情一定有輕重之分,她們有說加油已經心足。

  • Winkie眼角被批損,頸亦留下疤痕。

  • Winkie眼角被批損,頸亦留下疤痕。

  • Winkie的支持者經常在網上留言非常窩心,這亦是捱過難關的動力。

  • 有運動底子的Vangie在比賽中輕易將Winkie打低,二人由相識一場,變反目成仇。

  • 參賽者常說Winkie很大力打人,但在節目中又說她的氣力沒想像中大,並輕易將她打低。

  • 參賽者常說Winkie很大力打人,但在節目中又說她的氣力沒想像中大,並輕易將她打低。

《G-1格鬥會》參賽者有八位,唐紫睿、鄧穎芝、鄧洢玲、黎美言、龍小菌、郭思琳、劉燕妮(Rika)及王蘊妮,可惜現在已分成兩派,Winkie更被指犯眾憎,事件起因是Rika遭Winkie拳拳打臉後,口腫臉腫兼患上飛蚊症,同一陣線的Hazel、Vangie、Elaine不值Winkie所為,認為是「冇人性」做法,她們列舉Winkie最少三宗罪,第一,節目未出街已事先張揚一些內容,破壞保密協議;第二,帶自己教練觀察其他對手的訓練;第三,連普通訓練都將對手打傷。Vangie說:「其實帶教練去睇是不公平,教練會見招拆招,可惜練習時沒把她拍下。現在她不出來宣傳都成功了啦,博可憐,一出來又會說我們排斥她,欺負她,這個都是她其中一個手段,我對她已劃清界線。」

女人其實幾小器

Hazel則說:「一直爭拗打臉問題,沒有人怪她打臉不打臉,但為何要追住人打?還要追住對手(Rika)隻眼打?我承認我是有偏私,對朋友會留手,對不喜歡的人會盡全力,但都會留一線,我只是想贏,不是要打爆人家塊面,趕盡殺絕,我又不是打職業,不用告訴大家我有幾好打,我會用點數及鎖技降服對手。」據悉,Hazel最終贏了這場比賽,她形容與Vangie對決一場,可說是最強對最強,Hazel說:「我們不需要打到人家傷痕纍纍,用技術性贏對手,讓大家見到我們這半年的努力,我們做了一場good show。」Vangie說:「其實我和Hazel打完後都傷了腰骨,四個月洗不到臉,因為腰骨彎不下來,但我們都沒有傷及友情。」節目出街後,很多網民熱烈討論,Hazel坦言看過留言起初很介意,「有些人話我串,我只是直腸直肚,我拍真人騷沒需要刻意好nice,都是做回自己。不過睇完留言我是不開心,甚至整個星期覺得好煩,女人其實幾小器,當你有出過手,都幾記仇,仲要一世人都未打過架,打完後,心入面怎會沒有條刺?現在這件事都好困擾,這幾晚都失眠。」Vangie亦說:「我都失眠,好煩,好激心,現在我們是她的目標,借我們做新聞,好嬲。」

Hazel表示現在她們都被網絡欺凌,心裏好難受,「話我整容、三八和靠關係上位,如果靠關係,我就不用辛苦去打MMA,已做了女一啦,網上更找了我十年前的舊相,我要學習面對,有EQ和IQ,我上得MMA擂台不怕這些攻擊,只是不想被人博見報。」Vangie又暗示Winkie那邊其實有很多打手(指網絡打手),比賽雖然過了,但現在遭網絡欺凌,其實大家比起皮肉之苦更痛,心理和情緒壓力更大。不過,比賽後,她們知名度是高了,工作也接多了,但她們皆說不想再參加MMA比賽,過了半年拳手生活已經足夠。

拍攝前簽生死狀

節目播出後,「鄧穎芝」這名字再躍升為網上搜尋第一位,她興奮地在臉書公告,Vangie說:「我本身鍾意做運動,有打籃球,跑步,跳鋼管舞,我在全部女仔中體能數一數二,但期間都想過放棄,我在這個比賽受好多傷,拗柴、傷胸椎,尾龍骨、膊頭、手骱,全身都有傷,但最後都要堅持到尾,以前我是個惰性較深的人,現在變得好勤力。」Elaine是一個完全零運動的人,但比賽時卻發揮超水準,可惜她在比賽中途因家事而退賽,「我都覺得好無奈,受傷我都會咬緊牙關去堅持,但家人好緊要,我之後都會繼續訓練自己,現在我自信心比以前大了。」監製楊任豪透露,賽前選拔人數其實多達百多人,意料不到是九個月的拍攝時間,遇到重重困難,「好似選手的情緒問題,要簽生死狀,又擔心她們受傷……其實選這班女仔,首先她們是要接受冇眼線,冇化妝,以及上台戴埋牙箍好樣衰,她們每日情緒起伏好大,會發脾氣會喊,有時都好難輔導她們。」

Winkie:我衰戇居

Vangie和Elaine數Winkie罪狀,但據Winkie說那四個參賽者最初排斥她是另有原因,「參加這個比賽我是很認真,如果對手是熟人我會心軟,會有顧慮,所以不希望有我認識的人出現,我曾向電視台反映過希望對手是我不認識的人,對方沒有答應我,我亦明白無話事權,但當拍攝第一日,大家首次見面時,我見到Van仔(Vangie),在一眾的參賽者內,她是我認識時間最長的,不是特別friend,但一想到比賽拳腳無眼,對手不會就力,我的心態不夠強,情緒就很澎湃,很激動,一時忍不住哭了出來,其實當日我已經聽到很多聲音,說我第一集就用喊來搶鏡,博出位,我無想過別人會有這種想法,開心就開心,不開心就不開心,我做真人騷不需要控制情感,到節目出街後,我再看到她的反應,我幾失望,你當人是朋友,別人沒有當我是朋友,覺得自己好戇居。」

自此,部分參賽者對Winkie態度有變,經常有說話聽。「口在別人處,我控制不到,我參加這個比賽是想挑戰自己,接受訓練是很認真,因為上擂台不是玩,不認真是自己損失,所以教練訓練我時叫我出點力,我會照指示做,我亦會叫對手要護好一點,如果我有很大力打對方,對方今時今日都不會無事,我cool不想跟大家玩得太熟,是因為別人未必心軟,但我會心軟,人家見我不埋堆,咁認真呀!就杯葛你囉!拍了頭幾集,已經很不開心,大家想法不一樣,我覺得很無奈。」

對於Winkie被指出手重引來其他女仔批評,小菌曾力撐「打拳唔打面打邊?」究竟當初大家有沒有協議過不打面?Winkie說:「這是一場MMA搏擊比賽,身體任何部分都可以打,只講不可以用踭膝,因為用踭膝的嚴重性會很大,但我在訓練期間有參賽者對我批踭,批損了我的眼角,喉嚨損了留下一道疤痕,當時我立即問對手點解批踭?因為講明不可以,對方無答我,她走出籠,其他參賽者都幫住佢,那天是我的生日,朋友(包括參賽者指的私人教練)都在現場等我練習完畢後跟我慶祝生日,我好唔開心,但她的版本是因為我很大力打人,所以她要為人出頭,我覺得這是欺凌。」 

言論令家人擔心崩潰

還有一件事令Winkie感到很不公平,「每次錄影我都早到,有一天因為經期來,身體不適,公司幫我打電話到電視台指我會遲到四十五分鐘,我一到場發現已經在roll機,話我遲到所以要大懲罰,要被踢心口,我當時覺得很奇怪,有參賽者次次都遲到,但從來沒有大懲罰,我唯有想是希望有拍攝效果,我被一個識跆拳道的女仔踢了心口五腳,雖然有龜板護身,但很痛,眼淚水都標出來,當時無人幫我口,我覺得很委屈,其實那次胸骨受傷是有影響到我日後的比賽。」Winkie因為訓練太操勞亦令到胸膜發炎,「很多人說我樣子猙獰,我還好像猩猩般打自己心口,其實我心口痛到透不到氣,打心口是想條氣順,我不可以讓對手知道我的呼吸系統有問題,這是我的弱點。」 

有報道指有參賽者揚言要買起Winkie的右手,故她中途退賽。「我不是退出,是輸了出局,有人告訴我有參賽者揚言要買起我隻右手,我亦親耳在化妝間聽到有參賽者話要擰甩我個頭,我才意識到原來參加真人騷是這麼得人驚,好驚他們真的會這樣做,在搏擊比賽如果有人有心要令你手骨骨折,其實一啪就斷,我真的驚了她們,不想再有任何接觸。」

談到拍攝期間長期面對壓力,Winkie終於崩潰爆喊,「我今時今日才行出來講,是因為已經去到承受不到的壓力,我排除萬難參加這個比賽,公司老闆、媽咪和朋友反對,不想我的人生留下任何瘡疤,但我好勝,想挑戰自己,用很正面的心態參加比賽,到頭來全部都是是非,抹殺了我的努力,被是非蓋過,如果我要講,去年已經可以出來講,對手在網上專頁的言論,令到很多好朋友擔心來問我,可不可以放過我?我承受不到這些壓力,我的情緒爆了,我不想屋企人和媽媽擔心,她們無問題,所有問題都是我,現在都拍完了,放過我啦!」 

問到Winkie拍這個真人騷有沒有得着?「參加比賽令到我成長,最欣慰是因此獲賞識接了一部動作電影和考到泰拳教練牌,節目出街後大部分觀眾對我的評價都是正面,多謝圈中的朋友對我的支持,網上窩心的留言都是我撐住的動力。」●

黎美言 化妝:Qetsiyah@MAKE UP FOR EVER ACADEMY 場地:Blue Duck Workshop

唐紫睿 髮型:Ginny Lam@Hair Culture 化妝:by Hazel

鄧洢玲 髮型:Cedric@nova hair 場地:Spark Fight & Fitness

真.格鬥真人騷HazelVangie力數三宗罪Winkie爆喊反指被欺凌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