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殭》可能是我最後一部劇」


無綫曾多次邀請Kay拍劇,但檔期不合無法成事,到暫別前夕,她才接下《殭》:「監製很有誠意,我亦很喜歡劇本,而且很清楚未來將會休息一段長時間,也想拍一部劇集留下紀念。」她演的藍夢南前後性格各走極端,不易應付,「劇本來得很急,又會跳拍,上文下理要掌握得很清楚,一旦錯過細節,角色性格就會不連戲。」老友白只仗義出手,友情客串私 人戲劇導師,「他盡量抽時間和我對戲,也常到現場探班,如果真的沒有空,我會先將劇本email給他,再通電話。」導師費怎麼計算?「一場好朋友,大家都不當是一個job,以好玩的心態去做,反正白只經常來我家吃飯,膳食費就當是報酬吧。」

拍劇的半年期內,完全顛覆她的正常生活:「顧名思義,《殭》多數在夜晚拍攝,我卻是生活作息正常的人,很多時下午三點開工,要拍到清晨甚至早上十點,體力透支很大。」她不想將話說得太盡,「但《殭》很有可能是我最後一部電視劇了。」

獨家專訪張繼聰落下最型承諾謝安琪生育休息不設限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