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矛盾》節目平反連詩雅哭談感受


  • 連詩雅不介意被封「極級港女」,但身邊朋友,甚至幕後人員的留言支持,令她感動流淚。

  • Shiga坦言與Gloria相處五日,對方沒有敷衍過她,很欣賞這位前輩坦率及敢言。

  • Shiga因母親關係,持有日本戶籍,她的英文名原來是中文名的日文發音。

  • Shiga自小入讀國際學校,沒有接觸過中文,她坦言入行後也有努力讀報紙和劇本學中文。

  • Shiga表示完全未有察覺被Gloria藐爆,相信是拍攝手法的問題,更大讚電視台的剪接技巧。

  • 葉蘊儀與Shiga是不同年代女神,大家在不同環境生活,節目裏產生不少矛盾。

  • 蔣麗芸與林日曦在韓國拍攝期間,她自費安排酒店及交通。

  • 何韻詩與高皓正一齊去愛爾蘭拍《矛盾》,帶出兩人在性與宗教信仰上的矛盾,節目將在五月九日及十日播映。

  • 何韻詩與高皓正一齊去愛爾蘭拍《矛盾》,帶出兩人在性與宗教信仰上的矛盾,節目將在五月九日及十日播映。

  • ViuTV在下個月中將會播映100毛的台慶頒獎禮,不過因節目安排,可能會有十五至三十分鐘的延播。

  • Gloria是女權分子,認為港女這個名詞有貶低女性之嫌是不好的。

  • Gloria的子女現在分別已經十九歲和十六歲

連詩雅與葉蘊儀(Gloria)拍攝的《跟住矛盾去旅行》播出後,Shiga的表現劣評如潮,被批評說話中文夾雜英文,言行作狀,網民由「abc港女」將她升呢為「極級港女」;節目裏也看到Gloria與Shiga出現矛盾,Gloria被形容藐爆Shiga,Shiga認為是剪接的效果,「我未拍過這類真人騷,初初以為好像旅行節目,介紹當地較多,但出來效果是我們的相處和對話較多,其實都幾達到娛樂效果,自己都有看,剪接出來比起當時更緊湊,拍攝時工作人員會設想好多問題給我們討論,令更多矛盾產生,我明白是節目一部分,拍一個節目想精采和有討論性,相信是大家的出發點。有時我都會做多一點,誇張一點,讓這個旅程多些片段剪輯。不過我有時太興奮,說話是會高音了,但我不是全程都這個聲調,我也明白五日旅程很難播足全部對話,可能將十件好高音的事放在一起,就變成這樣。」

與Gloria在意大利相處五日,節目播出後,鏡頭裏看到Gloria有藐爆Shiga,Shiga坦承與Gloria看法一定不同,就算年紀一樣,也有自己的角度,「當時拍攝我沒察覺,都是那句,剪接效果好犀利,我簡直呆了,其實未必我某句說話令她會有一些表情,當中有很多對話,好似預告片有句對白,我說『那不用交流啦』,其實那句說話我不是向Gloria說,我是第一身很清楚整件事怎樣,有些說話未必配在那條問題,是整個節目效果,令整件事變豐富。不過後來我了解,我和她的分別是我喜怒哀樂會放在臉上,她比較內斂、慢熱和直接,所以初初見Gloria,我有少少緊張和拘謹,但我覺得她不是討厭我那種。」

Shiga坦言與Gloria在很多事情有不同看法,始終大家在不同環境、年代生活,但她又不覺她很難相處,「我入行幾年,更加難相處的人也遇過,平時Gloria都很樂意答我所有問題,沒有敷衍我,不過我們沒有交換電話,但之後有一齊宣傳,總之我覺得她依然好nice。」

承認高音會改善

Shiga表示被封極級港女沒有不開心,只是有點愕然,沒有預期變成這樣誇張,「其實人家說什麼我控制不到,被人罵只會平常心,我未去到好豁達說不介意,所有事當作是意見,大家覺得我說話高音,這方面我都承認,有待改善,好像見到蜘蛛絲會大叫,我真的是害怕昆蟲,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自己恐懼,未必是錯。不過我說話中文夾雜英文,是因為我自小讀國際學校,我從小到大沒有學過中文,雖然在香港土生土長,但幼稚園至中學都是讀國際學校,學校沒有中文堂,學校亦規定不准說廣東話,因為不想外籍同學感覺被杯葛,所以我和同學溝通是全英文,只有星期日家庭日才與父母說廣東話,我小時候父母做生意,日日早出晚歸,很少機會見,我是獨女,平時都由女傭姐姐照顧,說的都是英文,我有問過媽咪為何不讀傳統學校,他們覺得國際學校,功課上沒有太大壓力。父母會關心我的功課,但他們也要忙於處理生活問題,那時我很喜歡看包青天同卡通片,看字幕學中文。現在父母已經分開了。」

Shiga坦言入行前曾聘用老師教她中文,讀報紙和劇本,「我看中文有七成懂,但寫方面只有小學生程度,我這個人很怕說話、做訪問有dead air,有時腦子在想着英文,但翻譯不到,就變了很多時中文夾雜英文,現在自己會盡量留意。不過講到英文文法,我覺得有時講英文不會很公式化地說出來,也有口語化,能表達到就ok,初時我不太介意,但現在網上每個post,自己都好似交功課,變得有壓力。」節目一開始,Shiga自我介紹時,Gloria說了一句:「乜有呢個英文名?」Shiga說:「我叫連詩雅,因為我是持日本護照,要有個日本名,詩雅譯做日文就是Shiga。我父母是香港人,但媽咪以前在日本讀書住了很久,所以是日本籍,到我出世時媽咪想我有日本戶籍,就幫我改了這個名。我去日本,有時走日本通道,職員同我講日文,其實我不懂,哈哈。」

自認剩女和中女

Shiga坦言港女是沒有一個標準的,如果說她是剩女和中女,她會承認,因年紀已不輕,「說我港女,我不會太介意,喜歡你的人,點都會喜歡你,不喜歡你的人,點都會標籤你,很難去解釋或介懷,我入行學了一句說話:『食得鹹魚抵得渴』,無論正面或反面批評,我都要去承受,我沒有特別不開心,只是有點愕然,原來很多人看這個節目。」提到有網民也留言讚她蠢蠢地幾可愛,她笑說:「其實我好少會罵人,好怕事和膽小,身邊人經常說我大懵和傻大姐。」節目裏,Shiga表明上鏡要化妝,她坦言現在就可能沒所謂了。不過Shiga稱被指摘行街二十分鐘變兩小時,實情並非如此,「他們說替我安排去朱古力展,之後會合Gloria,沒有告訴我時間,但有報道出來就說我遲到,難道我又反駁?沒可能逐點澄清,不過被人收埋個篋,我是節目播出後才知,哈哈。」

Shiga與 「麻將館大王」石鑑輝家族後人石恆聰(Anthony)拍拖三年,原來數月前二人已分手,現時回復自由身,「因為去年每個月都出埠,聚少離多,令我發覺要去經營一段感情真的不易,要很有默契和互相遷就,我很難要求對方完全明白我的工作行程,我亦明白很多事情都沒辦法配合,覺得做回朋友比較舒服一點。我們傾完後,大家都有共識,決定和平分手,現在依然是朋友,很少聯絡了,不過始終緣份的事,不知將來發生何事,但現階段大家都有一個目標,努力工作,所以做朋友不是一件壞事。」說罷,Shiga聲淚俱下說:「我很感動的是節目出街後,原來身邊有很多朋友關心我,很多網上評論雖然不是善意,但看到行內朋友及幕後工作人員的支持,會發表一片文章撐我,令我很感動,至少證明自己平時人緣不是太差,我會覺得大家很疼我,我自問對身邊的人不差,雖然未必是最好,但這一面未必全香港人都看到。我入行已六年,原來連詩雅這個名字很容易令人有討論性,無論打錯字、穿錯衫都可以變成話題,所以自己已開始習慣,沒有太大感覺,因為你不喜歡我,我做什麼你都不會喜歡,總之我沒有做任何傷害別人的行為就已足夠。」

葉蘊儀:Shiga很純真

外界對連詩雅劣評如潮,葉蘊儀認為並不公平。「其實在節目中,我和她都是做回自己,我覺得互聯網上不負責的批評,對她是很不公平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社會上亦有不同種類的人,她是其中一種,不應該攻擊,演變成網絡欺凌。」

Gloria在拍攝過程從未覺得Shiga有問題,她說:「跟她相處了五天,她讀國際學校,不會看中文字,平時說話夾雜英文很正常,我在鏡頭前被拍到藐嘴藐舌,坦白說認識我的人都一直知我樣衰,說話無尾音,不笑時樣子還很惡,我真實的一面是這樣。我不知港女的定義,但如果將港女標籤成貶義詞,我覺得不是太好,現今世代的年輕一輩,不欠缺物質,自小有工人帶,難免嬌生慣養;我出生的年代很純樸,大部分人的父母都要返工搵食,我做藝人時都沒有保母車,亦無助手照顧,兩個不同年代背景的人自然會有矛盾,我們是應該包容,不應該非黑則白。」

在Gloria的眼中Shiga有其優點。「她很單純,在我眼中她是個細路女,雖然拍過性感戲,但她給我的感覺不是一個開放的人,是個很純真的女仔。我也曾經講過,未接觸她時,我不會以傳媒報道她的第二三手資料,來評價一個人,我會用第一身去感受。」節目中Shiga在約定的地方遲了兩小時出現,問Gloria有沒有生氣,她說:「當然沒有,等她的地方後面街就是一個街市,因為我做花菜生意,我去了那邊看菜市,順便做research(Gloria學Shiga在節目中讀research的發音),攝影師有拍,但沒有放在節目中;我們坐馬車時,其實馬匹很臭,開車時馬毛又隨風散落,她都沒有任何反應,而且很開心,覺得很童話,我們還一起去看日落,我覺得因為節目內容要濃縮,才有這個效果出現,我們也應將焦點放在新電視台有的新的元素,節目很有新鮮感。」

Shiga與Gloria均異口同聲指出,她們在意大利拍攝時,相處融洽,兩人矛盾位不是太多,更指只是因剪接合及濃縮兩小時節目,從而突出她們的矛盾位而已,節目監製吳繼業則說:「其實都是視乎觀眾怎樣解讀,有些觀眾也幫連詩雅,覺得她與現時大部分女仔一樣;有些又幫葉蘊儀,其實她們只是年代不同,所以彼此對人及事的看法不一樣,(是否利用剪接加強她們的矛盾?)少少喇,不過我們是做真人騷,無劇本無對白,她們說什麼我們便拍什麼,剪接都是因應場口及內容需要。」

蔣麗芸自費去韓國

下周五(六日)是ViuTV開台一個月的日子,據知當日不會有任何慶祝活動,只會公布過去一個月的節目收視,不過,下月十一日 將會播100毛的台慶頒獎典禮,ViuTV副製作總裁金廣城說:「未必會直播,因為時間上會有少少延遲。」五月份,ViuTV開始宣傳新節目,包括緊接《矛盾》的《慳D喇Honey》、馬浚偉的《同2047特首上學去》及任賢齊的《價值連城》。《慳》以四對素人情侶,在營地相處十日,從而帶出情侶間的相處問題,參賽者之一的葉子文,指參與節目後看到自己的另一面;至於《同》則是藝人與小學生一齊上堂,感受現今小朋友上學的氣氛及壓力;《價》則是藝人到世界各地,用以物易物的形式來生活。

下周一(二日)的《矛盾》嘉賓是林日曦及蔣麗芸,節目早在去年十月拍攝,當時蔣麗芸在內地閱兵後,由北京飛往韓國與大隊會合,她帶同丈夫及助手同行,故拍攝《矛盾》時,全程的酒店及司機的安排及費用,均是她自費,故她與林日曦及拍攝大隊是分開酒店住,特別的是,她與林日曦在韓國期間,並沒有同車拍攝的內容,與其他嘉賓的同車同酒店的情況完全不同。

林日曦與蔣麗芸見面當日,在酒店時他仍想過離開不拍攝,不過最終還是如期進行,但他全程都是透過中間人,為自己傳話,沒有與蔣麗芸直接對話,因他自行決定要做一個「中間人」的實驗。她在節目中說過:「林日曦唔識廣東話?」、「乜依家啲年輕人係咁?」某日在酒店大堂時,蔣麗芸嘗試衝破中間人直接與他說話,一度令現場氣氛大為緊張,不過最終她是失敗的,全程與林日曦是零對話。監製吳繼業說:「她(指蔣麗芸)不想太擠迫,而且她覺得自己帶多人同行,所以安排酒家及車,(林日曦想『逃走』不拍?)他有小朋友心態,那一刻不知道如何面對,其實是他提出『中間人』的實驗,出發前蔣麗芸都知道的。」●

髮型:Jamie@Hair 服裝:Lucky Chouette & Push Button

Gloria教子有法

節目出街帶出了年輕一代嬌生慣養的話題,Gloria向來獨立敢言,在子女面前是個很嚴格的母親,她認為教導子女應重品格多於學業,她的一對子女就讀傳統學校,亦讓他們自己發掘興趣,Gloria只要求子女考試及格,不做怪獸家長。

看外國資訊節目

Gloria自小沒給孩子看本地的電視節目,子女多收看Discovery Channel和BBC的節目和24小時的新聞台,至今仍未有改變習慣。 

中三前沒智能電話

Gloria認為手機是方便子女與人電話聯絡,並非用於隨時上網,所以子女在中三前沒有智能手機,現在他們各自擁有智能手機,但只能在家中wifi上網。

十八歲前不能拍拖

認為學生時期應專注讀書,Gloria亦訂下女兒不准去夜街規條。 

沒固定零用錢

Gloria指沒有固定零用錢是令子女更懂得知慳識儉,自小教他們分別想買和需要的東西,亦不會每次去街都讓他們購物。

自己發掘興趣

讓他們提出自己想參加的課外活動,並給予支持。 

要有目標和一技之長

不會催迫他們讀書,認為子女到了中三才能掌握讀書方法,但她要讓子女知道學生的責任,認清目標和灌輸要有一技之長,Gloria只要求子女有及格的成績,子女有了目標,會自行發憤讀書,以達成目標的要求。 

不贊成體罰

因為子女覺得Gloria眼神已夠兇惡,所以不用體罰。 

多溝通 

兒子曾為Gloria開了一個online打game的account,要求她成為隊友,她因為武器不夠強而作出投訴,雖然只玩了一兩次,但卻增進了彼此間的感情。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