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執導即成搶手貨蘇有朋退居幕後


  • 蘇有朋現在滿腦子都想着怎樣拍好新戲

  • 蘇有朋在片場認真又嚴肅,新演員都怕了他。

  • 吳奇隆的婚禮令「小虎隊」合體,陳志朋和蘇有朋替好友找到幸福而開心。

  • 趙薇、蘇有朋因為《還珠格格》被封為國民情侶,兩人也因此成為知心好友。

  • 這一面的蘇有朋最吸睛

能夠成功轉型,蘇有朋自己也覺得意外,當初有老闆找他做導演,他第一個反應是「不可能」,可是對方一次又一次透過中間人游說,有感難為了中間人,他只好答應和老闆見面親自推拒,想不到這次見面不單沒有推成,還不小心被游說成功,到底游說過程發生了什麼事令他最終決定轉型呢?

他說:「我一開始就告訴老闆,雖然多年來拍了很多電影和電視,但我真的對導演這個工作一竅不通,也從來沒有想過做導演,可是老闆說不要緊,會找最好的團隊協助我,我提出的每一個問題,他們都一一化解,最後我覺得如果再推下去,就真是不知好歹啦!」

還有一個令他心動的原因是趙薇,老闆以趙薇做例子,認為他和趙薇都演了多年戲,是時候轉型嘗試新的工作,當時趙薇首次導演的《致我們逝去的青春》在大陸有七億人民幣票房;如果大家還記得《還珠格格》的話,就知道當年的五阿哥和小燕子締造了蘇有朋、趙薇這對「國民情侶」,兩人多年來都是相知相交的好朋友,事實上當他首次執導的電影《左耳》上映時,小燕子趙薇也為了五阿哥站台宣傳,以行動支持希望他成功。

被東野圭吾考起

結果《左耳》的確為他的導演路打響頭炮,在大陸取得五億票房,在台灣獲得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的提名,香港電影節更邀他與關錦鵬、賈樟柯和中田秀夫,各自執導一部短片在《美好合一2016》單元中播出,蘇有朋二十分鐘的紀錄片,選了中國典型的「廣場大媽舞」做題材,為了拍自己想拍的題材甚至沒有收導演費;今年他將開拍改編自日本著名作家東野圭吾的推理小說《嫌疑人X的獻身》,影片將在今年內完成和上映,並已經籌備了一段日子,東野圭吾在合約中訂明,必須與之前所有改編作品不一樣,令他絞盡腦汁,他認為這種痛苦的煎熬,正正是做導演的魔力所在。

成功轉型後很多人找他做導演,連荷李活公司也向他招手,希望找他打開中國電影市場,不過蘇有朋目前與經理人公司仍有兩部導演約要完成,雙方洽談後因時機不合告吹,但將來不排除有合作機會;新進導演瞬間成為搶手貨,他卻淡然處之表示在娛樂圈太長日子了,之前參加吳奇隆婚禮時聽到有人說他們出道已經二十八年,當時還嚇了一跳,想不到日子過得那麼快,過去的日子他在娛樂圈經歷了很多、很多的事,他說:「我很清楚現在雖然大小老闆捧着錢想請我做導演,但我保證如果下一部戲沒有票房的話,他們肯定二話不說轉身就離開,所以我覺得沒什麼值得驕傲,在這行最重要清楚自己的位置,我目前要做的是把下一部拍好,其他就不需要再想。」

壓力大白髮多一圈

他甚至連收入也不去計算,雖然當初做導演也明白幕後的酬勞遠遠不及幕前,不過拍完一部戲,才發現原來比他想像中差得更遠,從籌備到完成上映足足用了一年半時間,他說:「我算一算發現一年半沒有其他收入,犧牲實在太大了,除了金錢還有精神的折磨,每一天都活在壓力下,戲拍完頭上的白髮多了一整圈,真是太誇張啦!」

然而,一連串的苦水吐完,最終他還是選擇做導演不做演員,因為幕前演出已經令他覺得沉悶,十五歲入行至今很多角色都演過,再也沒有令他驚喜的演出,他形容正當自己「半隻腳踏出娛樂圈」時,突然有機會做導演,讓他對事業的激情再度燃燒,他形容自己是「思考型」,腦袋裏經常會有很多想法,做演員只是照着劇本去做,做導演卻可以把自己的想法透過電影表達出來,箇中的滿足感非筆墨能形容。

問他會不會考慮自導自演?他認為這是下一步,等完全掌握導演的技巧後才會考慮;現在他的目標是拍好戲,同樣來自台灣兼蜚聲國際的李安是他欣賞的導演,因為李安的電影商業與藝術並重,所以他希望自己的電影能滿足自己,也能滿足觀眾。●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