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 坡叔】董培新:一絲不苟的坡叔


人稱坡叔的資深傳媒人雷煒坡先生,是《明報》創刊時期首任採訪主任,也是《明周》前總編輯,從 1968 年一直帶領《明周》,至 1993 年退休,掌舵達四分之一世紀。坡叔於本月 11 日安詳離世,享年 83 歲,追思會於 2 月 22 日在中環花園道梅夫人婦女會會所舉行。為了紀念我們所敬重的前總編輯,邀請了多位他生前曾經合作的友人和下屬撰文悼念,一同緬懷故人。

一絲不苟的坡叔

一些事情來得令人無法接受,剛剛感受到坡叔、小瑜三代人同遊巴黎的喜樂,轉眼又接到坡叔離世的消息,好似一個重錘打在心口之上,只能夠講出一句話:「唔係嘛?」

六十年代已經認識坡叔,坡叔用「柳聞鶯」筆名主編《明報》娛樂版,我在「仙鶴港聯」做美術及兼職宣傳工作,當時每月有個由各電影工作主催的「宣林聚會」,我們由此結識。因為有共同語言,共同愛好,好快就成為好朋友,我喜歡聽音樂,坡叔又係音樂迷,同時大家都研究怎樣才能將音樂好好地重現,大家都要將器材搞好,自然地兩個人一齊研究Hi-Fi,記得初聽坡叔的靜電喇叭,B&O唱頭,人都醉了。

坡叔給我深刻的印象是事事認真,一絲不苟,無論在工作上,生活上都是如此。有一次到坡叔新居,客廳裏面只有一套音響器材,問坡叔怎麼不放家具?坡叔說:未找到適意的。寧缺勿濫是坡叔的宗旨,除了生活上認真,工作更加認真,《明報周刊》的信譽就是由坡叔建立起來。當年王司馬跟我說:《明周》在星期五晚截稿後都是遲收工,因為坡叔還要最後定奪,坡叔一定要將能夠做到最好的交給讀者。

在報館中工作,社會層面接觸廣闊,新聞工作者對社會百態會逐漸變得麻木,口中常會講一句話:「係咁㗎啦。」但是坡叔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別人事管不到,分內事一定要好好去做,這是他做人宗旨絕對唔會妥協。今日社會,清澈明朗的人愈來愈少,坡叔走咗,又少一個坡叔,我哋會永遠記住你。

■ 撰文:董培新

陶傑:憶周刊之父雷坡

【悼 坡叔】甘國亮:思人無復見

雷煒坡明周明報周刊董培新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