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日朗專訪】捱到出頭天做導演 被朋友騙百萬老婆本


李日朗二十一歲入行時,因工作太搏命,開酒吧又晚晚陪客飲酒,結果捱壞身體,現在患了痛風和面癱。

36 歲的李日朗(前名李逸朗,Don)現在是電影導演,開設自己的工作室,事業發展順利;但 2008 年底,他帶着兩萬元身家,毅然到內地生活七年,盼望闖出一片天,由賓館、地下室再住鐵皮屋,幾經努力,才賺到超過七位數字積蓄。可惜天意弄人,近日被一位相識六、七年的朋友騙去其百萬「老婆本」,令他非常痛心!

入行 15 年的李日朗,2015 年憑哭腔版《傻女》及與前特首梁振英女兒梁齊昕合作拍電影的新聞,再度令人關注;2016 年,Don 已憑首執導的《神探茄喱啡》賺到七位數字外,更成立了工作室,能有這個轉變,源於 2008 年底,在內地拚搏了七年,探訪完內地雪災再去四川大地震災區有所感悟。「在四川幾個月沒有手機,見到災民好有生命力,我逗留了十個月,之後再去了北京生活,七年後才正式返港。留下來是一種救贖,其實是救贖我,追溯回 2005 年,當時湊大我的祖母過身後,我患了抑鬱症不愛說話,吃了情緒藥幾年,以為自己已好轉,直到去了四川,才感受到每一天的生命力,當我們在港買對波鞋要千多元,那裏的小朋友是穿拖鞋都跑贏我,而我是出名跑得快,我永遠被他們捉到,那幾個月就像一種洗禮,給我最大覺悟是,原來沒有千元波鞋,沒有所謂的品牌包裝,我已不知自己是什麼?」

【蔣雅文專訪】第一代文青女神安於淡泊 移居台灣曾被以為有抑鬱症

因祖母離世後曾患上抑鬱,現在已康復。

Don 由四川到北京,只帶兩萬元身家出發,那時沒有工作,沒有人認識他,根本是沒有演藝事業,「一開始我想得好樂觀,覺得兩萬元是足夠,可以去拍戲或夜場唱歌,但原來連這些工作都沒有;沒收入唯有節流,最慳錢是每餐吃八毫子一隻的餃子,之後愈住愈便宜,由起初跟劇組住八十元一晚的賓館,都覺得好貴,到搬了去地下室,一間房有幾張上下格牀,六個人一間房,只需二百元一個月,用的是公眾浴室,房內沒有窗,我發覺香港生活實在太好。」在地下室期間,他認識了來自世界各地藝術家,教畫畫、陶瓷什麼都有,不少朋友至今已做出成績,「那時我和朋友下午四出找試鏡機會,晚上去大廈外牆洗玻璃維持生計,直到環境好轉,才與朋友二人合租一間鐵皮屋,總算有自己空間,冬天我們會燒柴取暖,屋外養了一頭羊,一坐就可以一日。雖然過得冇咁好,我反而開心了,更加知道自己想過怎樣生活,大概生活了一年多,我接拍了第一部中央台電視劇,之後陸續有不同工作,那時盛行網絡電影,拍了一段時間是賺到許多錢,但再拍這些馬虎製作,我覺得沒有將來,於是決定做導演,再開設工作室。」

新舊學生王子 一樣有魅力

被騙老婆本
相信惡人有惡報

Don 執導過四齣電影,現正籌備第五齣,第一部電影《神探茄喱啡》,反應好好,為他賺到七位數字酬勞,老闆信任他再投資,「由剪接到配樂我都會跟到足,有問題就請教翁子光郭子健,好開心他們很樂意教我;暫時的工作量好滿意,賺到生活費,不愁兩餐。不過前陣子,我睡醒時,發覺面癱動不到,醫生說我是早幾年已中了風,我就想起有一年在北京好凍,半邊臉動不到,我以為是凍僵了,不過就算知道也沒錢看醫生,現在我要做物理治療,病情是好了,但總是渾身不自在,整個人好繃緊。」 36 歲的他,坦言感情已有着落,有位拍拖數月模特兒女友黃靜藍,「其實在北京都有跟內地女仔拍過拖,可惜因文化差異分手,現在的女友好好,常常笑,又關心我,原本我已儲了老婆本,怎知近日被一位認識六、 七年的朋友騙了我百萬元,她說一起做生意,卻拿着這筆錢人間蒸發,現在已循法律途徑追討中,這七位數字是我大部分血汗錢,雖然錢財身外物,但我最不開心是被騙了感情,我深信惡人有惡報,法律會還我公道。」

鄭敬基為Don的電影《神探茄喱啡》演出後,二人再有機會與蒙嘉慧一起拍港台劇。

 

雖然在內地生活過得不及香港好,但他覺得很開心,在四川的日子也不是白活。

Don在內地曾經零工作,為了維持生計,他四出尋找工作機會,希望可以實現自己夢想。

為了慳錢,Don想盡辦法,由賓館、地下室再住鐵皮屋,這次拍戲就有機會學駕貨車。

他正籌拍第五齣執導的作品,慶幸身邊有不少朋友指導自己,現在生活不愁兩餐。

與模特兒女友黃靜藍拍拖數月,Don大讚她體貼細心,會包容他經常不作聲的怪脾氣。

■ 場地:煌府婚宴集團

李逸朗李日朗傻女黃靜藍導演中風面癱做物理治療 李日朗被騙百萬老婆本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