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友專訪】預告《兄弟班》有下集 做電視傳播蝕清光


陳友坦言不會退休,電影會長拍長有,希望拍《兄弟班》下集外。

陳友坦言不會退休,電影會長拍長有,希望拍《兄弟班》下集外。

陳友相隔二十年再做導演,將溫拿樂隊奮鬥史寫成電影《兄弟班》,由新人陳家樂、林耀聲、吳鶴謙、鄧加樂和于湉飾演年輕版的溫拿,原裝的溫拿只是客串演出,「其實幾年前我已想再做導演,但一直諗拍什麼題材?有一日忽然約了陳百祥弟弟陳百燊飲茶,提起他媽媽,然後去了她的墳前拜祭,陳媽媽以前是睇住我們大,我在墳前不夠一分鐘,想起很多往事,回想為何陳媽媽會撐我們夾band?樓上掟甕缸、掟花盆、日日嘈喧巴閉,她又容許,沒有她不會Wynners。」

陳友大讚這班年輕人演「溫拿」年輕版很稱職,陳家樂扮演彭健新,被指太靚仔,他反而覺得不用學到足。

陳友大讚這班年輕人演「溫拿」年輕版很稱職,陳家樂扮演彭健新,被指太靚仔,他反而覺得不用學到足。

陳友表示開拍前是寫了兩稿,第一稿以陳百祥媽媽為主,之後再寫第二稿,改由他與彭健新和阿強出發,「我覺得站在弱者角度去睇比較着數,阿倫(譚詠麟)、阿B(鍾鎮濤)有型靚仔,不用寫太多。」陳友說很多片段可以再拍,若今集反應好,也想開下集,好像阿B有段日子破產和離婚,有一大段日子在兄弟間怎樣互相扶持,最後他怎樣決定,都有很多感動過程,「我們每一個年代都深刻,但到你一見班兄弟時,又是忘我的,繼續講返十多歲時的粗口,去到現在走在一起,我們的心態是『開始冇原則囉』!哈哈!所以都要想一想應該做什麼。你問我大家有冇吵架?幾句總會有,但電影最後有句說話是『兄弟係唔使講嘢,太熟了。』」

 

溫拿紅足數十年,一六年有傳他們會解散,陳友稱只是個誤會,他們會繼續唱下去。 mpn

溫拿紅足數十年,一六年有傳他們會解散,陳友稱只是個誤會,他們會繼續唱下去。

隊友中,陳友跟阿B傾偈較多,當年他在《歡樂今宵》做高腳七,很想出來拍戲,多得阿B介紹片商給他認識,之後他與張堅庭成立「二友電影公司」,拍過不少佳作;豈料九三年,陳友卻去內地發展,一去便二十年,「我想去內地,了解究竟什麼叫中國?真的是由零開始,是脫了對鞋落地行,會發現自己的渺小。九三至九五年,我在內地開了間城市傳播公司,專門做電視內容業務,那幾年,我是差不多蝕清自己的錢,還要蝕埋其他股東的錢,冇錢就要執笠,當時由幾百員工變到得幾十人,然後那幾十人,在你面前哭着說不出糧都可以繼續做,真的好難過;汲取到教訓後,我又調整到,做其他生意賺了很多錢,一直是上上落落好像坐穿梭機、過山車。」直至一二年,因太太患重病,陳友便返港照顧她,再復出拍了電影《殭屍》,「我和太太多年來都是若即若離。溫拿年代,經理人不想破壞粉絲幻想,她要躲在家等;到我拍電影,她又移民去了美國;她返香港時,我又去了內地工作,兜兜轉轉了三十多年,直至她患了重病,醫生說只有幾星期命,那時她跟我說:『我要走了,很累呀,你要回來,就早一點回來啦!』那刻我真的很難過,亦好遺憾什麼都做不到,我只有祈禱。」

 

與太太多年來若即若離,直至太太患病,陳友才發現家人的重要性,這件事令他有很大感悟。

與太太多年來若即若離,直至太太患病,陳友才發現家人的重要性,這件事令他有很大感悟。

陳友溫拿兄弟班譚詠麟鍾鎮濤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