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經理人詐騙罪成 張智霖出外度假


20180626 «á¥x»P±i´¼ÀM¦X·Ó³Qªý «È¤á©ê«è§N«Ý ´¦¸g²z¤H¯A§]´Ú ÃÀ¤H±i´¼ÀM«e¤k¸g²z¤H±ç¶®¸Ö¡A2014¦~¬°±i±µ¬¢3¥÷¦X¦@710¸U¤¸ªº¼s§i¥N¨¥¤H¦X¬ù®É¡A¯A»s§@°²¦X¬ù©Mµo²¼¹Ï«I§]¹S³Ò®×¬QÄò¼f¡C ¨­¬°ÃÀ¤Hªº±i´¼ÀM¡]¥k¡^½ñ¨¬ªk®x¬Æ¬°ÂA¨£¡A§l¤Þ¤j§å¶Ç´CªºÁâ¥ú¿O¡C (¶¾³ÍÁäÄá) 20180626FungHK001-1-6 ¸g²z¤H±ç¶®¸Ö³Q±±´Û¶B¡A±i´¼ÀM¥X®x§@ÃÒ¡C2018-06-25 ¶¾³ÍÁäÄá¡C

張智霖的前女經理人梁雅詩(四十三歲)被控三項欺詐罪,周五(三日)於區域法院被裁定罪名成立,八月十七日判刑。據知,梁雅詩早年做溫碧霞經理人,替她接洽內地工作時,亦發生過同類事件,盜取差價達七位數字,當年被溫碧霞發現後,梁雅詩辭去經理人一職。而張智霖及蕭定一原來已放過梁雅詩一馬……梁雅詩未入職蕭定一旗下永霸投資有限公司的總經理前,曾經幫過溫碧霞做經理人一段頗長時間,主要幫她接洽內地商演、活動、廣告等工作,據知情人士說:「當時,Irene(溫碧霞)好信任她,許多工作都由她打理及收取報酬,不過天網恢恢,Irene發現內地一些偏遠地區,有她代言的相片,而她是事前未知道的,後來發現有人利用了自己的相片,在她未知情下接了代言工作,隨後又發現有人在工作的酬勞中,她所得的酬金跟廣告商或投資商所付的金額不同,經查問下,差價達七位數字。」據知,梁雅詩當時向Irene求情,說會改過,Irene一時心軟,所以只辭退了她。其後,梁雅詩加入永霸投資有限公司,擔任總經理一職,主要職務替蕭定一旗下的藝人管理工作。對於今次梁雅詩跟張智霖的意圖詐騙官司已被裁定罪名成立,溫碧霞說:「已過去了,我不回應。」

 

38041930_665677147134193_297225433533906944_n

溫碧霞曾經找過梁雅詩做經理人

被告梁雅詩案發時任職蕭定一旗下永霸投資有限公司的總經理,控罪指她意圖詐騙,以求從中獲得利益或使永霸及張智霖蒙受損失。被告一四年一月向愛迪達香港有限公司(Adidas)旗下的Reebok收取代言人費用三十萬元,並製作假收據,向永霸訛稱只收了二十萬。
同年三月,被告以同樣手法犯案,飛達廣告(香港)有限公司代表Ogawa Health Care International(HK)Limited與被告接洽及簽訂合同,同意付四百八十萬元作為聘用張智霖出任品牌代言人的費用,被告卻製作另一份聲稱代言人費用是三百八十八萬元的假合同予永霸,令永霸少收九十二萬元。
另外,一四年七月,梁雅詩向香港寶潔有限公司收取代言人費用二百萬元,再度製假合同,向永霸訛稱代言人費收取一百六十萬元。三次詐騙令永霸合共少收一百四十二萬。
正所謂天網恢恢,一直被蒙在鼓裏的張智霖及老闆蕭定一,直至一四年八月,張智霖出席馬來西亞《Crazy Hour演唱會》,當晚Ogawa高層皆前往捧場,其中包括廣告製作公司代表的母親、自稱「大姐」的女士,當「大姐」要求到後台與張智霖拍照和打招呼時,遭工作人員阻撓及設逗留後台的時限,令「大姐」甚為不滿,其後「大姐」向張智霖太太袁詠儀抱怨,覺得不受尊重,又指「俾咗嗰四百幾萬你去拍廣告,得到咁嘅對待」。張智霖發現與經理人所說的三百八十八萬有出入,覺得事件有可疑,故返港後告知蕭定一。
蕭定一在庭上透露,他和張智霖夫婦及梁雅詩跟廣告商開了一個電話會議,廣告商確定合約金為四百八十萬,他即場跟梁雅詩對質,她臉露驚慌及混亂神色,起初稱「冇理由㗎喎,等我查吓先。」之後,蕭定一說覺得這件事不是太妥,已經去到不是自己能處理的程度,於是他在當日傍晚致電梁雅詩,叫她講真話,如果不是他會去報警。其後,梁雅詩和盤托出承認偷錢,更用WhatsApp向張智霖及蕭定一道歉,並說自己犯下大錯,會引咎辭職,翌日晚上更把九十二萬匯給張智霖,而張智霖再轉交回公司戶口,蕭定一在庭上更說,他把梁雅詩的信息列印下來,叫她在律師見證下在有關列印本上簽名,證明有關信息由她發出。

ÃÀ¤H±i´¼ÀM«e¤k¸g²z¤H±ç¶®¸Ö¡A2014¦~¬°±i±µ¬¢3¥÷¦X¦@710¸U¤¸ªº¼s§i¥N¨¥¤H¦X¬ù®É¡A¯A»s§@°²¦X¬ù©Mµo²¼¹Ï«I§]¹S³Ò®×¬QÄò¼f¡C ¸g²z¤H±ç¶®¸Ö³Q±±´Û¶B¡A¥k¤@±i´¼ÀM«e¤k¸g²z¤H±ç¶®¸Ö¡A¨äÂ÷®x®É³Q¤j§å¶Ç´C¥]³ò¡A¦³¶Ç´C²V¶Ã¤¤¤£·V¶^­Ë¡C 2018-06-25 ¶¾³ÍÁäÄá¡C

被告梁雅詩(右)連日出庭作供,被判有罪後,已還柙懲教所。

據知,當時張智霖及蕭定一曾放過她一馬,只要她答應以後不會再犯,然而,梁雅詩離職後,被蕭定一的公司發現有人在張智霖不知情下,在內地接觸廣告商,疑用他的相片作商業用途,於是決定報警,對於以上消息,本刊找過蕭定一,他不予回應。
案件在今年六月開審,張智霖及其經理人公司主席蕭定一均有上庭作證。蕭定一供稱,每項工作張智霖可獲88%收入,公司則獲12%。張智霖在庭上指,一四年三月,被告向他稱以三百八十八萬元接下與按摩產品銷售商Ogawa的代言人工作,八月往馬來西亞出席《Crazy Hour演唱會》,才知道廣告商付出的酬金是四百八十萬,回港向被告質問時,被告承認從中取去款項差額,並交代曾向公司會計部訛稱,飛達最後一次入帳的九十二萬元支票屬於在內地所接工作的收入,與Ogawa的合同無關,又篡改內地工作合同顯示的金額,以配合上述行徑。蕭定一遂着會計部翻查每宗被告曾接手的張智霖代言工作,發現同年有兩宗類似事件,決定報警。
張智霖在庭上指,曾與蕭定一當面質問被告,被告當時表現困惑和慚愧,雙眼不敢直視人;張又指即使被告「口頭上沒有承認(取去公司九十二萬元)」,但「表情上」已承認犯下偷竊罪。
被告供稱,經理人公司向張智霖保證,每年至少有一千萬收入,她自辯指自張智霖加盟公司後,其藝人管理工作量大增,多次向蕭定一要求加人工和分佣時,遭蕭大罵「你仲夠膽同我攞錢?」她否認在電話中向蕭定一承認私取公司款項,更反稱蕭因她得罪VIP客戶Ogawa而將她即時解僱,並着她翌日就須把內地戶口的公司款項繳還。

20180622 ¥N¨¥¶O»P¼s§i°ÓÁnºÙ¤£¦P ±i´¼ÀM´¦¸g²z¤H¡u³ø²Ó¼Æ¡v ¥Nªí±i´¼ÀM«e¸g²z¤HªºÅG¤è¸ê²`¤j«ß®v¬Q°Ý¤Î¡A±i´¼ÀM¤@¦~¤ºÁȨú4000¦h¸U¤¸¡A¬O§_ÄÝ¥iÆ[¦¬¤J¡A¿½©w¤@¡]¹Ï¡^ªí¥Ü§Ñ°O¹ê»Ú¼Æ¦r¡C¡]©Pªé´¸Äá¡^ ¿½©w¤@ ©Pªé´¸Äá. 2018¦~6¤ë21¤é.

蕭定一亦曾出庭作供

案件本周五審結,張智霖及蕭定一都沒有現身法庭,二人分別出埠度假,而法官在庭上說接納張智霖和蕭定一為誠實可信的證人,但不接受被告的供詞,指她作為公司唯一接洽合約的人,因此推論涉案的三份假合約均由被告負責。法官認為,被告作供刻意聲稱忘記合約金額,是以另一個版本的說法為自己推卸責任。
法官稱,雖然被告在被蕭定一和張智霖揭發事件後,翌日就從其丈夫戶口轉帳九十二萬予張智霖以還清款項,惟被告有意圖以假合約欺騙公司和廣告客戶,這已構成欺詐罪的元素,故裁定罪名成立。

詐騙張智霖蕭定一梁雅詩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