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楚航專訪2】兒子入馬圈從低做起 初出道策騎費$1000


在馬圈最常見到人情冷暖,做練馬師也要承受很多壓力,葉楚航近年已學識釋放情緒,不開心時打吓波,踩吓單車。 在馬圈最常見到人情冷暖,做練馬師也要承受很多壓力,葉楚航近年已學識釋放情緒,不開心時打吓波,踩吓單車。

華人冠軍練馬師葉楚航到目前為止,贏了六百三十多場頭馬,單是二○一八年,贏了三十四場。葉楚航是見習騎師出身,外行人以為做騎師一定入息豐厚,他親自揭開這幅神秘面紗。「做騎師的收入根本好飄忽,很不穩定,要靠獎金,以前騎師有六十幾個,也不容易分配到有馬騎,賽事分到有一兩隻馬跑已經好開心。我們的策騎費只有一千元,就要靠獎金,贏一場馬的獎金是三萬到五萬,如果幸運的贏得兩場就有七、八萬的收入。有時幾個月才有一場頭馬贏。幸好當時生活指數沒有這麼高,也可以捱得住。」

【葉楚航專訪】與告東尼爭冠軍練馬師     緊張到標冷汗

 在澳洲大草原上,葉楚航不用馬鞍,自由自在的享受秉策騎樂趣。

在澳洲大草原上,葉楚航不用馬鞍,自由自在的享受秉策騎樂趣。

 

葉楚航策騎馬王「及時而出」

葉楚航策騎馬王「及時而出」

 

葉楚航當年策騎林紅飛馬房的「美國蘭花」 勝出頭馬捧盃

葉楚航當年策騎林紅飛馬房的「美國蘭花」 勝出頭馬捧盃

他八九年升為大師傅,馬會為他存下了三十多萬的獎金,他立即買了錦綉花園,當時樓價才一百廿八萬,付了首期,每個月供八、九千,尚可應付。做騎師表面風光,其實要好捱得好博得,「早上凌晨四點起來,五點要操第一隻馬,要操三個小時,每次操馬都要穿風褸、厚重的衣服,讓全身出汗減水分,自然可以接到輕磅馬騎。」

葉楚航從小已很生性,因為他以前住在新界的村屋,「我的父母及嫲嫲都要出去搵食,家中留下我們四兄弟姊妹,都是沒有王管,隨山走,隨街跑,見過很多人吸毒、賣白粉、偷呃拐騙,當時已識告誡自己,千祈咪行差踏錯,一定要行正路。」
馬圈是個紙醉金迷的地方,有人揮金如土,但小時候已植根的思想,他帶進了馬圈,「我一直不會亂花錢,九三年兒子出世後,我更加有儲錢的觀念,一切以太太及屋企行先。為屋企,我花少一些無所謂,反正我又不食得太多,根本沒有特別錢的用。」
馬圈牽涉到權色財氣,利益輸送,若然把持不定,的確很容易行錯路,葉楚航說:「我經常提醒自己,練馬師牌照經過很辛苦才得回來的,小時候見到的黑社會,追斬,食白粉,愈見得多愈驚,所以已經入咗腦,明知歪路不可行,一定要行正路。」至於有人利誘他,也被他婉拒。有人甚至跟他說,贏了就兩份分,他會很聰明的回應:「我的judgment好差,不知道邊隻會贏。講真,我在騎師年代,不是太紅,亦不是太多人利誘我。」

他的太太廖偉顏是香港首位騎術教練,當時葉楚航在上水馬會做練習生,而太太每日放學去上水雙魚河馬會騎馬,「我就負責洗乾淨啲馬給她騎。」之後葉楚航去了愛爾蘭受訓,廖偉顏去了英國考教練牌,兩個人還以為英國和愛爾蘭很近,相約飲茶,「原來由愛爾蘭去英國要坐飛機一個多小時,在當地日短夜長,生活苦悶,我習慣每周打電話和她聊天,回港之後睇戲食飯,八二年拍拖,九一年結婚,婚後育有兩子。」

葉楚航的太太廖偉顏是香港首位騎術教練,兩個兒子在英國讀書,小兒子葉俊伸對賽馬事業很有興趣,葉楚航安排他從低做起。

葉楚航的太太廖偉顏是香港首位騎術教練,兩個兒子在英國讀書,小兒子葉俊伸(右)對賽馬事業很有興趣,葉楚航安排他從低做起。

 

葉楚航對老婆真是讚口不絕口:「她又很懂人情世故,吓吓都先為人設想,所以好多名人跟她學騎馬,好像王德輝、小甜甜(龔如心),自從結婚後,我不想她做教練,只有一些較熟的朋友才教,後期郭富城也是跟她學。」
兩個兒子到英國讀書,太太全程陪讀,令葉楚航減少很多牽掛,「太太教兩個仔教得好好,俾心機讀書又沒有學壞,可以讓我全心全意,心無旁鶩的專心為自己的事業衝刺。」現在小兒子葉俊伸對賽馬事業也很有興趣,葉楚航已安排他從低做起,慢慢學習。更經常提醒他,莫走歪路,更送他去外國的馬房學習,吸收經驗。「我盡量幫助他,但係得唔得就看他自己造化。」

廖偉顏香港首位騎術教練葉楚航葉俊伸冠軍練馬師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