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家琪專訪】自我審視學做人 感激袁詠儀苑瓊丹


94wg01a

 

麥家琪長得高,身材正,樣子也漂亮,可是在娛樂圈的發展,沒有突破,她非常明白,因為有的路,是她給了自己障礙,如果不走那條路,肯定很多事就不一樣了。說的是她十五歲時拍了一輯大膽的照片,當時社會比較保守、傳統,麥家琪面對層層障礙,在娛樂圈的路走得不算平坦。

【麥家琪專訪】感恩有個好奶奶   自評做妻子母親僅合格 

事隔多年,以為麥家琪不會願意談及舊事,而性格灑脫的她,卻毫不避諱說:「照片我仍保存着,我會給仔女看,讓他們明白,無論男或女都要識得保護自己,不要那麼容易受騙。」

麥家琪小時候,父母都需要出外搵食,也沒有太多時間照顧她,成長過程中,她變得自把自為,非常任性,「如果問我本質壞不壞,我應該是本質不壞的,因為好似我咁任性,本質壞就可以好壞,根本沒有人管到我。」因為自己的經歷,她教小朋友,必須設身處地為別人着想,「不要只是想自己,一個識得為別人設想的人,不會壞得去邊。」麥家琪後來學佛,讓她不斷的審視自己。

對於自己有條件,而事業卻一般,她也覺得有點遺憾說:「事後想來,其實條路可以行順啲,這一行天時地利人和,如果我對人及處事好些,結局可能大不同。」人到中年,剖析自己,「我細個真是好冇禮貌,自以為是,人又暴躁,整個人present出來就是好冇修養,根本不懂什麼叫做謙虛,我永遠想,話之你喜不喜歡,我又沒有害你。雖然有人勸我,叫我謙啲,我冇修養,如何聽得入耳?只是覺得自己啱晒!」

現在她眼見有些年輕人,表現像她當年「串串貢」,她是過來人,很想勸對方:「使唔使咁串!有其他處世做人方法。」

 

1993年香港小姐選舉 麥家琪 郭可盈 莫可欣 93 mpn

九三年參選港姐落敗,當時她才十七歲。那年的冠軍是莫可欣(右二)。

 

麥家??mpn 15-5-97

麥家琪樣靚身材正,卻沒有走紅,她檢討:「如果我對人及處事好些,結局可能大不同。」

 

94wg01i

○一年簽亞視,拍了很多電視劇,最為人知的是《我和殭屍有個約會》。

 

不懂做人,不懂處世,得罪人多稱呼人少,到頭來焦頭爛額,找她做工作的數量少之又少。「我在無綫參選港姐,簽了三年合約,九六年離開,直到○一年才簽亞視。中間那幾年工作不多,我的性格又硬,根本不會去求人,叫人俾機會我,唯有見乜做乜。」就算有工作做,她和別人合作,也是黑口黑面,好情緒化,哪有人願意看她的臉色?後來簽約了Star East,有基本薪水,生活才有保障。之後她在亞視拍了很多電視劇,包括《我和殭屍有個約會》、《情陷夜中環》等,又拍了旅遊節目;當年認識國內的工作人員,後來都升上管理層,讓她多了不少在大陸商演的機會,最高紀錄一個月可以工作十五天。

 

要懂得未雨綢繆

 

她試過搵朝唔得晚,沒有太多收入,她又不肯開口同人借錢,又要花萬元供車,又要養父母,有點緊絀,幸好和家人住,減省了住宿開支。

麥家琪還記得有年幾時間,她有空就去藝人李兆基每天打躉的酒樓吃飯。「基哥份人好仗義,酒樓長期有張大枱細枱,誰來就加一對筷子,我當時一個星期去四天,去到自己都唔好意思,但是基哥好好人,知道我份人,就會打電話來叫我去食飯,話今日有邊個有邊個,等我面子好過一些。」後來基哥身體不好,她打電話給基哥的太太關心對方。她從基哥身上學到:「基哥當時搵到錢太仗義,太疏爽,所以搵到錢都要識得未雨綢繆。」

○七年,她去了四川峨嵋山,首次接觸了普賢菩薩,「進入大殿頭好痛,聽到一曲《大悲咒》,眼淚直流,回港後有緣聽聞佛法,誦讀金剛經及心經,反思人生,去到另一個層面。識得為人設想,也有了憐憫心,也徹底懺悔,再加上高人指點,懂得將佛法融入生活。」

 

wang01

在亞視拍攝《祖先開眼》,麥家琪交上兩位好朋友,在她人生低潮時,袁詠儀經常打電話叫她出去玩;性格仗義的李兆基在酒樓長期有張枱,誰來就加一對筷子,麥家琪一個星期去四天。

94wg01l

麥家琪很感激苑瓊丹,是苑仔捉她去看精神科醫生。

 

在娛樂圈,有兩個值得她尊重的朋友,一個是袁詠儀,一個是苑瓊丹。

她和袁詠儀在亞視曾合作一個劇《祖先開眼》,在她人生低潮時,袁詠儀經常打電話叫她出去玩。「當時我冇乜自信,靚靚好掛住我,到我生仔又攞住啲雞、豬肉來探我,完全冇架子。」後來中間有人傳了話,二人有了誤會,麥家琪覺得有些事無法解釋,「只怕講多錯多。好難啟齒。」後來大家在公開場合見到面,依然互相擁抱。

第二個她要感激的人是苑瓊丹,是她捉着麥家琪去看精神科醫生,「大家都叫我看醫生,我都說自己沒事,苑瓊丹卻看出有問題,硬是捉我去睇醫生,原來是腦裏的血清素影響,變得脾氣很大,很暴躁,非常火爆,苑仔對我的幫忙很大。」

袁詠儀苑瓊丹李兆基麥家琪我和殭屍有個約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