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分鐘內看不到黎明」陳善之回首前塵四十載(廿二)


  • 少年時代,黎明曾把張曼玉的玉照,貼在計算機視如女神,沒想到入行後竟與Maggie分別在《甜蜜蜜》與《一見鍾情》合演情侶檔,「是命運,碰到了。」Leon回味至今。

  • 九九年Stareast強勢成立,名副其實「盡收天下之兵器」,以發股份與度身量戲網羅圈中大牌,Leon是他們爭取的一大目標。

  • 陳百祥、曾志偉、譚詠麟三位老闆紆尊降貴,化身侍應招呼賓客,一嘗「超齡打工」的勞碌滋味。

  • 《相逢何必曾相識》以一夜情為題,放諸當時社會相當前衞,電影登陸香港時,宣傳亮出「最新時代的愛情故事」及「放縱男女一夜癡纏」,句語搶眼。

  • Mike與Ellen一夜定情後共賦同居,只是愈親愈遠帶來窒息感。

  • 在Joe的記憶中,Leon的角色本是小提琴演奏家,於紐約偶遇Maggie擦出愛火花,唯恐跟《甜蜜蜜》的呼應太強,最終《一見鍾情》的舞台搬往三藩市,男女主角變成IT人與的士司機。

  • 有說拍攝初期,Maggie已察覺不妥,Joe卻從沒聽聞:「Maggie依然很投入去演出,我猜她認為細節可以再深入些。」

  • 尾段大地震僅以吊燈搖晃、碗碟破裂等輕輕交代,大大削弱這幕破鏡重圓的震撼力。

  • 驚慄懸疑、鬼話連篇向來在影展處下風,這年金馬獎卻形勢逆轉,帝后黎明與李心潔分別以《三更之回家》及《見鬼》殺出血路。

  • Peter不要Leon刻意去演精神有問題的于輝,提醒盡量保持自然,並抓緊「癡情」這個大方向,悉心引導下完全投入角色,以最平淡模樣帶來最驚心效果。

  • 原麗淇演于輝已逝的愛妻海兒,大部分時間以「屍體」姿態出鏡,最後透過錄像對丈夫傾訴深情,獲金像獎最佳新演員。

  • 張國榮於《異度空間》前段優雅冷靜,後段崩潰無助落差甚大,超班演技有目共睹,難怪在金馬獎與金像獎皆被捧成影帝大熱,惜最終與獎項擦身而過。

  • Leon與崔智友先頒最佳女主角,緊接宣布影帝誰屬前,司儀蔡康永以梅艷芳當了頒獎嘉賓卻丟了后冠作例:「梅艷芳的結果,是不是會暗示黎明的未來呢?」結果Leon突破「宿命論」,成為真命天子。

  • 有影迷將Leon封帝的威水相,自製聖誕卡送給未有在場見證的Joe,他珍而重之。

  • 台灣電影大師楊德昌,是Joe心儀已久的偶像,「他執導的《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誠屬不可多得的經典。」

劇本充斥經典影子

未能突出愈親愈

去年初,《甜蜜蜜》經修復於國內重映,許多影迷紛紛提出盼望看到續集的意願,卻一一被導演陳可辛(Peter)回絕:「這個故事沒得延續,愛情最浪漫的時光,已定格在那個時候,剩下的就是生活了。」

今日尚且羣情洶湧,何況當年正值「甜蜜」之時?精於計數的王晶,找來劉偉強執導《一見鍾情》,將黎明與張曼玉(Maggie)再拉在一起,冀讓影癡重溫故夢,Joe解構箇中玄機:「當時Stareast成立大展拳腳,第一個來找我的是王晶,繼而是黃杏秀與陳百祥(晶哥、秀姑以至老闆陳國強,皆是Joe的培正校友),誠邀黎明成為其中一位股東,彼此將有合作機會,但又不用獨家簽約,形式類似歸納門下,令他們的陣容更鼎盛,牌頭靚好多。」

說到合作,拍戲自必是首選,跟Leon最有賣座保證的女主角,非張曼玉莫屬,最初送來的劇本,更充斥《甜蜜蜜》的影子──「依稀記得,故事本來在紐約發生,黎明演一個小提琴演奏家,在美國碰到Maggie這個華裔女子,Leon亦是有婦之夫。」Leon與Joe甫聽到「紐約」兩個字,已感覺可一不可再,「大家都明,希望新戲是《甜蜜蜜》的延續,但這也是最大絆腳石,觀眾一定會將兩部戲比較,先入為主盞害死自己。」傾談中,Joe翻出六九年德斯汀荷夫曼與美亞花露合演的愛情經典《相逢何必曾相識》作個案研究,並倡議借用戲中「一夜情也可以是永恆」的主旨,另寫一個新劇本。「反正故事在美國發生,一夜情非常普遍,兩個無心人因一夜情頓變真愛,可以是個很有趣的愛情故事。」

劉偉強接納Joe的意見,Leon變成年輕有為的IT才俊,於酒吧邂逅的士司機兼單親媽媽Maggie,從肉體關係發展成靈魂伴侶。「這部戲某些鏡頭拍得好好,如用微醉狀態看那盞紅綠燈,借環境講人生與感情去向,但整齣戲軸心不夠紮實,未能集中去講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有一場本來寫得不錯,說Leon避見Maggie不敢回家,誰知Maggie根本不在,甫回家Leon便說:『原來你出去了……』那個女人當下明白,這個男人怕了回來見她,可惜拍得過於生活化,觀眾無法看出兩人愈親愈遠的感覺。」

末段大地震,畫面僅呈現Maggie屋內的吊燈搖晃、碗筷破裂等,未能突出一對有情人歷劫重圓的震撼效果。「張愛玲所寫的《傾城之戀》,正是傾了一個城去成就一段愛情,理念原應可以放進這部電影裏,現在只看到盞燈搖搖晃晃,便交代一個城塌下的感覺,可能受制於環境吧,如果這幕戲能拍得細緻一點,配合足夠的製作條件,相信更能感動觀眾。」傳聞Maggie初到美國已察覺不妥,有跟Joe吐露心事嗎?「電影開鏡頭一個星期,以及殺青前一個星期,我也有飛到美國,當時Maggie仍要兼拍《花樣年華》,顯得有點疲累,法籍丈夫阿薩耶斯(已離婚)專程飛往陪她,所以我們甚少一起,只吃過一、兩次韓國燒烤,在拍攝現場亦從沒聽過她有任何怨言。」電影票房千五萬,跟幕後預期的二千五百萬有一段距離。

八日檔期收友情價

仙姐香閨緊張觀戰

電影市道走下坡,千禧年後陳可辛擲出自救藍圖,集結泰國、韓國、香港三地電影人拍成《三更》,讓其他市場的觀眾看到港產片的好,在艱苦經營的不利條件下,Peter想起好友黎明與陳善之,Joe透露:「Peter說有《三更》這個新意念,製作成本真的不多,只要黎明八日檔期,希望可收『友情價』;我還沒有開口講片酬,Leon一聽是Peter的戲,二話不說便要演。」

在短篇〈回家〉,Leon演愛妻成狂的中醫師于輝,不忍至愛的海兒(原麗淇)受肝癌折騰,親手將她殺死後,把屍體泡在藥缸內,再天天抹身以求令死者復活。「Leon演一個精神有問題的人,Peter不要他刻意去演出來,只需捉緊一個位,就是癡情,覺得圍住自己那十六平方米的小小屋子裏,就是他的整個世界,Peter叮囑他要放輕鬆,毋須太緊張,在拍攝現場任由他玩電動車,埋位前十分鐘才提醒他要培養情緒。」

Leon將輕鬆心情延續到獎項競賽,以平常心面對角逐金馬影帝之戰,反而身為經理人的Joe比他更緊張,Joe自嘲:「我很不稱職,一緊張,整個人就變得僵硬,經常要藝人氹返我轉頭;Leon怕一旦落空,我當場會變得激動,勸說別要飛往台灣,無謂令我承受這些壓力。」但留在香港看電視直播,Joe便能保持冷靜嗎?他笑:「我在仙姐家看電視,她知我一定緊張,特意找小思老師(盧瑋鑾)前來相伴;我沒有預判Leon成數有多大,但無疑哥哥的《異度空間》很厲害,很多人都覺得他是大熱。」

負責頒獎的嘉賓之一,正是Peter(另一位是法國影后艾曼紐德芙),當艾曼妞宣布得獎者是「黎明」,Joe即喜極而泣:「我真的很開心,登時嘩一聲哭了出來!後來我聽Peter轉述評審的意見,在這齣僅長近五十分鐘的短片內,他們看不到黎明,只看到一個癡情的男人,癡情到與世隔絕,但他從頭到尾都是一張淡然的臉孔,看這個人拿着一大袋東西行出走廊,那種驚慄的氣勢,反映這個演員完全掌控角色的情緒與心態,所以很值得拿獎。」僅長近五十分鐘的參賽作品,Joe反而認為令Leon更形突出,「長片有起承轉合,易令演員投入角色,但在短短五十分鐘的空間,大家竟然看不到這麼容易認出的黎明,更證明他百分百融入角色的深度。」●

「五十分鐘內看不到黎明」陳善之回首前塵四十載(廿二)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