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秀慧專訪1】九次重演《29+1》:人生已走過一趟精彩旅程 


拍照前,彭秀慧戴上耳環,是一對結他 pick,她這天穿得比較 rock,配搖滾味的耳環正好,然後,她對着鏡紮頭髮,試着紮辮的高低,怎樣才好看?彭秀慧是一位注重打扮的女性導演。

事實上,她有多重身份,既是舞台劇《29+1》的演員、編劇和導演,還兼任監製,她緊密留意票房。「基本上,每日賣到第幾行我都知。」壓力不是沒有,這是她自己製作公司的出品。

另外,《29+1》拍成周秀娜和鄭欣宜主演的電影版,彭秀慧是編劇兼導演,影片獲香港電影金像獎七項提名,彭秀慧角逐最佳導演、最佳編劇和最佳新晉導演,電影圈閃出一位多才多藝的女導演,如久旱甘露,她台前幕後都做到,是好幾個化妝美容品牌的 KOL 代言人,拍過服裝廣告,還有,她是十大傑出青年。

因為電影效應,劇場版《29+1》三月尾重演,已是第九次演出,並會踏入第一百場,是她很引以為傲的 baby。當日踏入三字頭寫出《29+1》,像要闖過一個大關,現在回望,無論歲數幾多+1,已走過一趟精采旅程。

寫劇本失戀入院

《29+1》的劇本寫了四個月,那幾個月是漫長歲月。「有經歷寫不出的時候,看着天光變天黑,又變天光,仍未寫出一個字,心很慌;有親人病了,又失戀,太大壓力,胃潰瘍入了醫院,我問監製:『可否不做?』他說票已賣光了,不能退。」

《29+1》2005 年在中環藝穗會首演,台下觀眾一百人。「票房有得拆,減掉開支後,我編導演,分了四千元薪金給自己。」這個香港原創女性獨腳戲,就是在這樣的規模下誕生,口碑慢慢傳開,由小劇場逐漸變大,藝術中心壽臣劇院,四百人。「我擔心賣不到那麼多票,想只開樓下,不開樓上,劇院不准,因電費同樣那麼貴,結果我開了四場,觀眾合共一千六百,就向上跳。」接着她再創作其他獨腳戲,建立獨特戲路,觀眾愈滾愈多,《29+1》搬演到演藝學院歌劇院,每場一千一百觀眾,十二場吸引一萬三千多人。過去十三年來,此劇到過北京和澳門,八次公演共演九十多場,四萬多人看過,今年三至四月第九次演出後,預計累積超過六萬觀眾。

【彭秀慧專訪2】探索演戲的意義 無懼走不一樣的路

拍《29+1》的難題

更大的跳躍是搬上銀幕,但由劇場變成電影,並非一蹴而就。「一直以來都有人對這個戲有興趣,每次有人建議拍戲,我就有幾個問號:第一,拍了電影,會不會沒有人來看我的舞台劇?第二,誰主演?第三,誰執導?未有答案時,我不會放給人做。直到 2014 年,我訂不到場地演戲,做了很多義工、開班教書,又拿了傑青,剛好是一個時機,有人介紹我給電影公司老闆認識,那時正好也是我(歲數)轉字頭的時間,也是《29+1》十周年。」

這位老闆蕭定一讓她做導演,她反建議先拍另一齣戲,寫另一個劇本,熟習電影後才拍《29+1》。「我就拿了一個他提議的大綱回去寫,寫了八個月,劇本出了兩稿,我很不滿意,跟蕭先生說不如再寫另一個劇本,他問我為何不拍《29+1》。」劇場中彭秀慧一人分飾兩角:一個事業女性和一個樂天女性,她未想到誰可以演得好兩個角色,周秀娜適合演事業型的林若君,但未必演到樂天型。「就在會上,忽然想到兩個演員分開演吧,我寫了八個月的劇本有鄭欣宜,找她演黃樂天不就成了?通晒!」

她就回去改劇本,變成現在這個電影版本。早前公布的香港電影金像獎候選名單,周秀娜和鄭欣宜分別提名最佳女主角和最佳女配角,證明得到獎項評審認同。

【明周影評】《29+1》誰說年齡是問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想製造爛片

彭秀慧 2016 年五月拍竣《29+1》,她以為十一月上畫,誰知 2017 年三月才完成剪接和後期。「不停重組和微調,做極都可以好一些,做極都可以不滿意,像跑馬拉松。」

未知這部戲能否為彭秀慧帶來金像獎獎項,坊間意見說她得最佳新晉導演的呼聲甚高,她對獎項說出個人感受:「很多人認為我通過《29+1》得到不少名利和人脈,我不否認,但我要跟自己說:『我沒有欺場過。』有努力,不是僥倖。是否值回這些努力,我若能看輕一點獎項,會更開心。獎項是否會扭轉命運?不是我不希罕得獎,但我有得過獎的。我決定拍電影前,不停問自己為何要拍電影,最後我只有一個卑微的願望,不要為香港電影製造多一部爛片呀!」至少,她這個願望已達成了。

《29+1》是彭秀慧自編自導自演的女性獨腳戲,她一人分飾兩角。

彭秀慧執導電影《29+1》,周秀娜和鄭欣宜分演原劇中事業型和樂天型兩個角色。

■ 撰文:王志強/攝影:劉玉梅/場地:The Wave

彭秀慧舞台劇電影29+1無論幾多+1 彭秀慧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