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朝豐專訪1】割舌治癌失靚聲 遭病魔折磨想輕生


走過死蔭幽谷的洪朝豐自覺現在活得快樂。

拍照時,洪朝豐顯得很開心,像韓星用手指砌成心形,又圈成放大鏡般放在眼前大笑,大病初癒的他說:「現在我很快樂,因為我感受到愛,我希望將這快樂分給人生跌入低谷的人。」

過去三個月,他恍如來回地獄又折返人間,但此刻在他臉上看不到這些陰霾。去年十月,他確診患舌癌,十二月入院做手術,割去三分二舌頭,補回半邊新舌頭,靚聲沒有了,咬字含糊了,並且要終身食用流質食物及營養奶,一月開始接受三十次電療,連部分味覺也喪失了,美食只嘗出怪味,期間他情緒低落,尋死的念頭揮之不去,想過跳樓。

 【洪朝豐專訪2】前妻搬入屋同居  照顧飲食助抗癌  

終身食用流質食物

洪朝豐前年開始已發現舌底痛和發炎,去年中看耳鼻喉科進行切片檢查,驗出細胞病變,做手術後仍有發炎和含膿,再做檢查證實患舌癌,初時他想保留自己最重視的天賦:一把靚聲,拒絕做舌頭手術,只接受自然療法,包括用巴西蜂膠,然而病情惡化,癌細胞擴散到淋巴。「體內二十四粒淋巴,擴散到四粒。」他才妥協接受外科手術,十二月十一日,他在聯合醫院切除腫瘤及癌細胞影響部分,失去左邊三分二舌頭,補回以臉頰及大腿內側組織造成的半邊新舌頭,大手術超過二十小時。

「我醒來已在深切治療部,好辛苦,口部安裝支架撐着,合不起來,口唇全甩皮。出了病房照鏡,我左邊下巴開刀,傷口腫起,我覺得自己像一條醜樣的死魚。」回家休息的日子也很難捱。「全晚難以入睡,因為口不停流口水,要用紙巾墊着,一濕透就要換,睡十五、 六小時也不精神。」吃東西更加是折磨,舌頭和牙齒不協調,很容易咬到舌頭,醫生說要終身吃流質食物,為了補充營養,每天要喝六枝營養奶。

mpw2575_a060-064_000_crop

接受完超過二十小時的大手術後,洪朝豐覺得自己像一條醜樣的死魚。

「想從欄杆跳下去」

他一月接受電療,每星期五次,合共三十次。「事先造了個蓋着頭至頸的模型,罩着來電。電療令我頸部發黑,傷了皮膚,後來我塗一種油 rosehip oil,現在褪了色,但仍有灼痛和癢。」電療另一副作用是口乾症和味道錯亂。「我吃不出甜味和酸味,吃奇異果是鹹,不是酸。」

電療期間,天氣寒冷又天陰有雨,他的情緒跌至谷底,好幾次想從家外的走廊欄杆跳下去。那時他因樣貌變醜自卑,不想出街見人,學生勸他:「不如讓我們來探你。」他才逐漸開放,先請演藝學院的舊同學來見面。「他們給我很多鼓勵,我說失去了靚聲,不可以教打坐、唱歌和用聲,很擔心生計,有個同學安慰我說:『我教唱歌的學生人數不穩定,有段時間也很擔心沒飯吃,後來想到,主有安排,不用擔心太多,學生又回來了。』有一位中學同學是基督徒,她為我祈禱,又讀《詩篇》廿三章,說神的杖會帶我走過死蔭幽谷,我聽了流眼淚,好感動,心裏問:『我幾時才走過死蔭幽谷?』」

年初五,一位跟他學打坐的學生來探他。「她帶了一本手抄的佛經給我,內有幾千字,她抄了三天,她將佛經讀給我聽,我很享受,晚飯時吃粥,是三文魚番茄粥,我一吃,叫了出來:『好香呀。』學生就說:『你可以將這個美味的感覺貢給佛陀。』她走了後,我睡得很甜,半夜醒了忽發奇想,可以將這酣睡的感覺貢給佛陀,突然好像找到生命價值,我可以將自己對生命的感悟獻給其他人。」

■ 撰文:王志強/攝影:李浩賢/場地:The Stadium Restaurant

洪朝豐舌癌電療抗癌愛是最好的藥 洪朝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