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酒廊月入24萬】李龍基揸波子 一個月買一層樓


工程師轉行唱歌

李龍基原本是嘉頓麵包廠的工程師,負責管理食品生產機器,但因他熱愛唱歌,參加TVB歌唱節目《聲寶之夜》,被溫拿的經理人Pato Leung看中。「一方面嘉頓老細想送我到日本進修半年,另一方面經理人說要我做全職歌手,相當苦惱,最後我選了唱歌。」

經理人替他改名,「李洪基不夠響亮,『龍』就夠出了。」當時這樣改名,並沒想過與皇帝有關,經理人只想他在餐廳唱出名堂,七八年一月一日,李龍基在旺角麗斯餐廳自彈自唱,一唱九個月,年底推出麗的電視劇主題曲《巨星》,即升呢唱較高檔的夜總會和酒廊,成名之地是佐敦的大華。

對於做長駐歌手,他絕不謙虛:「酒廊興起,拜李龍基所賜。我最初每晚一個人唱四小時,叫做四set,每set唱四十五分鐘,休息十五分鐘。酒廊日日爆滿,客人在樓梯等位,二樓排到地下,日日如是。香港地就是這樣有趣,跟紅頂白,其他酒廊見到請李龍基那麼受歡迎,就有第二間請我,在尖沙咀新世界中心,我只肯唱兩小時,但照收四小時錢,酒廊又肯俾,這間又是日日有人排隊;第三間又來請我,我唱一個鐘,收四小時錢,佢又俾;如此類推,我一晚唱八間酒廊,八間都那麼旺。」

李龍基曾推出唱片,碟名《浪子嬌娃》。

李龍基曾推出唱片,碟名《浪子嬌娃》。

高峰期月賺廿四萬

李龍基回想,最風光的日子是八一至八三年。「我可以一個月買一層樓,有一個朋友賣一層樓給我,十三萬八千,六百幾呎,深水埗黃金商場樓上,當然不是每個月都賺那麼多錢,但有一個月我賺二十四萬收入,好犀利,那時的人幾乎封我為王,事實上真的很受歡迎,夜店求我去唱,那時我有個名叫做『旺財』,好似隻狗咁,我肯去唱就得,什麼時間也沒有所謂,深夜三點也想我唱,所以我由晚上七時唱到半夜三時,離島也有酒廊想我去,當時真的搵到好多錢。最高峰期,我晚上唱八場,日頭也唱五場,唱到我死為止。」

收入多到一個程度,收到支票也忘記拿去兌現。「我試過在家中雜物房翻東西,翻到一張支票,快要過期半年。」賺得多,花得也多,李龍基不諱言自己是大花筒。「我曾經買了五架車,一架保時捷,一架寶馬,一架Benz,給自己開的,兩架日本車,給家人的,錢就是這樣揮霍掉。」

做生意虧蝕也是他不見錢的一個原因,他開過酒樓、酒廊、沖曬店。「總之搞乜蝕乜,有些蝕廿萬,有些蝕幾十萬,總結一句,我不是適合做生意的人,不懂得看數目,亂咁豪花。」

李龍基早期留二撇雞,走粗獷形象,綽號「斬柴佬」。

李龍基早期留二撇雞,走粗獷形象,綽號「斬柴佬」。

85年劇集《鍾無艷》,李龍基演昏君,身邊有妃子鍾無艷(鄭裕玲)和夏迎春(陳秀珠)。

85年劇集《鍾無艷》,李龍基演昏君,身邊有妃子鍾無艷(鄭裕玲)和夏迎春(陳秀珠)。

酒廊沒落 入無綫做皇帝

酒廊的風光日子也不長久,到了八十年代中,受歡迎程度已大減,歌手的價錢搶貴了,利潤走下坡,加上卡拉OK熱潮殺到,客人不是要聽別人唱歌,而是要搶咪自己唱,餐廳酒廊倒閉的倒閉,轉型的轉型。「我冇晒錢喇,賺到錢不懂得儲,但開支同樣那麼大,要養五架車,沒有收入時怎辦呢,經濟很拮据。」

出路在無綫,李龍基開始做藝員,幸好藝名改得好,《歡樂今宵》拍短劇《鍾無艷》,鄭裕玲化黑白臉做女主角,旁邊的皇帝由李龍基飾演。「有一場劇本寫我要『錫』鄭裕玲,我不敢『錫』,她是巨星,但Do Do好專業,側起臉說:『錫落嚟啦!』我才敢錫。」

自此李龍基在無綫劇集常演皇帝,成了「御用」,但他甚少演英明君主,多演昏君,他不介意說笑:「可能我個樣就是這樣昏昏吓,他們找對人。」

他演過天上的玉帝、海中的龍王,在《尋秦記》演秦始皇(林峯)的父皇,可說是中國第一位太上皇,這個紀錄無人匹敵。

場地:譽宴‧星海(The ONE)

李龍基酒廊鄭裕玲鍾無艷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