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該不是吧?


我該不是唯一的一個吧?每天勤力工作忙這忙那,難得身心休閒,反而到外地公幹時才偷得浮生,會逛逛書店買點什麼的,不是說在本地不能逛書店,而是心情大不相同,人在書店心神可能仍然放不下諸般事務,但在外地呢,鬆弛一點點。

上月就在這種鬆弛一點點的情況下分別在上海和台北逛書店,左一本右一本,買了一些消閒的沒有壓力非功能性的書和雜誌,十本八本讓行李差點超重,包括姚謙的《一個人的品味》、Austin Kleon的《Steal Like An Artist》、《我們》雜誌之《古早味》、《中華手工》九月號、《上海手繪旅行》、成龍朱墨的《還沒長大就老了》、山本耀司的《Source 9》散文集中文版,還有幾本時裝雜誌。旅途中翻閱很有樂趣,帶回家卻真委屈了它們,除了山本先生的散文看了幾篇,其他的沒翻過,見到它們放在那邊真讓我焦慮,明明想看該看的為何又讓日常忙碌的生活佔上風,一天下來沒時間力氣去翻了。

不成,不可以這樣,要調整。

我該不是唯一的一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