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禮遊記(下)


瑞士地靈人傑,我在山區野外奔馳了七天,漸漸開始融入了這個自然環境,每一秒都清新,每一刻也養眼,這裏住得久了,身體血脈也被洗滌,自覺健康起來了,人也挺精靈、精神的哩!

依依不捨離開這片如詩如畫的地方,接下來就回到城市琉森,遍地皆是中國人,只有十間八間的名錶舖頭和手信店開着,反正閒,也湊湊熱鬧看看瑞士的精細技術,走在跟前的是一位上海大媽,身上穿「睡袍」,腳上還踢着人字拖鞋,頭髮亂糟糟的隨便綁了一個橡皮筋,她聚精會神地盯飾櫃裏單獨陳列着的「PP」名錶,鑲滿了鑽石,然後突然很大聲的叫領隊來,要職員拿出給她試戴,能操普通話的瑞士員工很小心地將名錶取出並給大媽戴上,還讚美了一句:「太漂亮了,跟你很合襯!」小董正上下打量這虛偽的瑞士人之際,大媽說:「好的!就買下來吧!」調皮的我想看看她連價格還未曾詢問過,會否如此順利便買下這錶呢?於是死跟她等待結局。盛惠一百七十多萬港幣,大媽的銀聯信用額還真大,原來隨行還有四名子女各自挑了共二百多萬的名錶,她一揮筆便交易了!瑞士人的秘技,豈止是技工上,還懂讀心術哩!